联系我们: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uu小说
uu小说 > 仙侠小说 > 极品修真邪少 >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一孙子,算个屁?

“闭嘴,怡月仙子要做什么,还需要向你一个小小的执法者解释吗?”站在怡月仙子一旁的,另外一个,比较白净的青年男子,冷哼喝道:“我看你是活腻了。”

“不……不敢,不敢……”吕之嫌连连摇头,一脸恐惧之色。作为执法者之一,他当然知道怡月仙子身边的四个护法了。

玉琴,飞棋,狂书,墨画,琴、棋、书、画四大护法,没有一个是好惹的。

尤其是眼前这这个白净的轻男男子,正是狂书,为人心狠手辣,也就只有怡月仙子能够压制。

“我们都亲眼见到了,是严剑骇先动的手。”一直没有说话的,另外一个女人,飞棋指着陈青帝说道:“我们怡月仙子,有点事情想问他,我们带走他,你们没有什么意见吧?”

“这个……这个……”文师兄和吕之嫌,一脸的为难之色,陈青帝可是严剑骇所要的人啊,他们不敢轻易得罪。

但同样,怡月仙子也不是他们可以开罪起的。

两难的事情啊。

“怡月仙子,你这是什么意思?”别人怕怡月仙子,作为镇彭仙城的孙子,严剑骇却不怕,“你这是在袒护他吗?”

之前怡月仙子出手,已经让严剑骇心存不满了。很明显,在严剑骇看来,怡月仙子出手是偏袒陈青帝。

不仅是严剑骇,除了陈青帝和怡月仙子,以及怡月仙子的,琴、棋、书、画四大护法之外。其他的所有人都是如此认为。

严剑骇虽然对怡月仙子的出手不满。但因为怡月仙子的身份。严剑骇并没有说什么。而现在,怡月仙子竟然要带走陈青帝,严剑骇岂会让她如愿?

陈青帝打了他严剑骇不说,还让他丢了人,这个仇,严剑骇当然不可能不报了。不仅要报仇,还要让陈青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破境丹是不用交税的。这可是命令规定的,而先动手的人也是你。”怡月仙子平淡的说道:“真正违反铁律的人是你,要惩罚也是要惩罚你。”

“你……我……”一切都被怡月仙子道破了,他严剑骇也无言以对。

“如果你还有什么不服,可以让你爷爷来找我。”怡月仙子丢下了一句话,目光落在了陈青帝的身上,柔声说道:“是否有幸请你吃饭?”

请吃饭?

怡月仙子竟然主动邀请一个,小仙中期巅峰的家伙吃饭?

这运气,也太好了吧?

简直就是逆天了。

凭什么啊?

凭什么一个小小的小仙中期巅峰的家伙,打了镇彭仙君的孙子没事不说。还会得到怡月仙子的赏识?

对于怡月仙子的邀请,所有人都羡慕嫉妒恨啊!

“吃饭可以。不过,我不习惯女人请。”陈青帝微微一笑,淡然说道:“怡月仙子有兴趣的话,我可以请你。”

怡月仙子是仙君初期巅峰的修为,如果只是怡月仙子一人,陈青帝倒也不惧。关键是,还有四大护法,两个仙君初期,两个小仙期大圆满之境巅峰的修为。

至于那两个小仙期大圆满之境巅峰修为的护法,陈青帝可以直接无视了,但却不能够无视三名仙君。

哪怕只是仙君初期。

还有就是,陈青帝能够感觉到,怡月仙子暂时对他没有什么敌意,而怡月仙子出手阻拦他,倒也是在帮他。

至于为什么出手,不用问了,肯定是跟破境丹有关系。

“你是几品炼丹大宗师?”醉仙楼的一个上等的雅间之中,怡月仙子坐在了陈青帝的对面。

而琴、棋、书、画,怡月仙子的四大护法,则都守在门外。

对于怡月仙子的安全问题,他们一点都不担心。怡月仙子可是仙君初期巅峰的修为,而陈青帝只是一个,战斗力不错的小仙中期巅峰罢了。

怡月仙子这一开口,就直接问陈青帝是几品炼丹大宗师,问的非常直接。

很显然,怡月仙子认为破境丹是陈青帝自己所炼制的,也唯有是自己所炼制的,才会拿出来出售。

不仅如此,根据怡月仙子的推测,陈青帝还是一介散修,孤身一人。

“九品!”陈青帝淡淡的说道。

对于自己是几品炼丹大宗师这一点,根本就没有隐瞒的必要。不仅不需要隐瞒,品级是越高对陈青帝越有利。

“九品炼丹大宗师!”怡月仙子的眸子之中,闪过了一道不容易察觉的高兴之色,不过,依然别陈大少所捕捉到了。

“你难道不想知道,我为什么出手阻止你吗?为什么要救下那个执法者?”怡月仙子并没有继续下去,转移了话题。

“在外人看来,你是在袒护我,阻止那名执法者杀我。而实际上,也的确如他们所想的那样。不过,你是在帮我,不是阻止那名执法者杀我,而阻止我杀了那名执法者。”陈青帝淡淡的说道:“你在帮我,而不是救那名执法者。”

“哦?”怡月仙子淡淡一笑,说道:“此话怎么说?”

“如果我杀了那名执法者,就是在挑衅整个彭城仙城,你出售阻止,这是避免了这一个僵局。”陈青帝眉头一挑,淡然说道:“因为你的动手,让所有人都认为你是在袒护我。如此一来,在短时间内,我至少是安全的。”

“为什么是短时间内?”怡月仙子好奇的问道:“难道我不能长时间的保住你吗?”

“待到你离开了彭城仙城之后,就算是执法者看在你的面子上不为难我,严剑骇也不会放过我。”陈青帝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如果我之前不出手阻止你,你知道结果将会如何吗?”怡月仙子继续问道:“你又将如何处理?”

“杀了那两名执法者,以及严剑骇。然后想法逃出彭城仙城。”陈青帝耸了耸肩。很是轻松的说道:“严剑骇不死。他不会放过我,他死了,严家一样不会放过我,我何必留下罕严剑骇?”

“你认为,你能够逃出彭城仙城吗?”怡月仙子冷笑了一声。

“能与不能,不试一试又怎么会知道?”陈青帝一脸淡然的说道:“就算逃不掉,也不过只是一死而已,仅此而已。”

陈青帝嘴上这么说。实际则并非如此,对于逃出彭城仙城,陈青帝那可是有十足的把握的。

“不错的回答。”怡月仙子微笑说道:“我还以为你会说,死就死了,至少有一个严剑骇陪葬不吃亏呢。”

“不吃亏?真的不吃亏吗?怡月仙子,我看你是说笑了。”陈青帝轻哼了一声,一脸的不屑之色,“一个严剑骇,算个屁?”

镇彭仙君,严瑜的孙子。这样的一个身份地位,虽然非常的高。但与之陈青帝的性命相比,根本就连个屁都不是。

就连给陈青帝陪葬的资格都没有。

哪怕是镇彭仙君,严瑜,都没有这个资格,更别说是一个孙子了!

“算个屁?不错,严剑骇跟你相比,的确是连屁都不算一个。”怡月仙子对陈青帝的话,非常的赞同。

“怡月仙子,不知道你找我来,有什么事情?”陈青帝淡淡的问道。

“破境丹是你所炼制的,我想要知道,你是否还有破境丹。”怡月仙子盯着陈青帝,说道:“五万下品仙石一颗,卖给我。”

“倒是还有一些,不知道你打算要多少?”对于五万一颗这个价格,陈青帝还是非常满意的。

陈大少绝对不能因为,她是怡月仙子就廉价出售破境丹。

“有多少,要多少。”听到陈青帝说还有一些,怡月仙子的呼吸,都变得稍微有那么一丝急促了。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陈青帝听的很真切。

看来破境丹,对怡月仙子非常的重要。

一挥手,足足有二十一个玉瓶,足足有二百一十颗破境丹,出现在了陈青帝和怡月仙子的桌子面前。

“还有吗?”怡月仙子有些动容了,不过,貌似对她来说还是不够。

“没了。”陈青帝摇了摇头,说道:“如果怡月仙子你有破境草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炼制。”

“破境草?”怡月仙子叹息了一声,“在仙界,就算是一些罕见的仙草,我也可以找到几株,唯有这破境草太难了。”

破境丹虽然难以炼制,但只要材料足够的话,在仙界之中,还是有很多人可以炼制出来的。虽然说,成丹率没有陈青帝这般的恐怖。

“哦?在仙界很难得到破境草?”对于这一点,陈青帝也有些不解。按道理来说,破境草在仙界应该很多才是啊?

“不是难,是非常的难。”怡月仙子摇头说道:“据我所知,破境草只存在于彭城遗迹之中。进入遗迹不难,但想要得到破境草,必须是能够炼制出破禁仙符的炼符师才行。”

“破禁仙符很难炼制吗?”陈青帝又不解了,破禁仙符的等级虽然高,但只要有材料,陈青帝这个九品炼符师,也是可以成功炼制出来的。

“这破禁仙符,虽然说九品炼器大宗师就可以炼制出来,但那也只是最底线。而且,就算是很多符仙都无法炼制出来。”怡月仙子说道:“在整个仙界,能够炼制出破禁仙符的,屈指可数,不超过双手之数。”

“我想你应该知道,彭城仙城所举办的炼符大赛,我还亲自前来担当评审吧?”见到陈青帝点头,怡月仙子继续说道:“举办炼符大赛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找出,可以炼制出破禁仙符的人。”

“哦,原来是这样。不过……”陈青帝话音一转,不解的问道:“破禁仙符,与之破境草有什么直接的联系吗?为什么只有能够炼制出破禁仙符的人,方才可以得到破境草?”

“在彭城遗迹之中,有一道禁制,而禁制之后生长了一片破境草。”怡月仙子解释说道:“这个禁制就算是九品阵仙都无法破除,唯有破禁仙符方才可以短暂破除。”

“我看你所炼制的破境丹,全都是带着丹晕的极品破境丹,不出意外的话,你炼制破境丹的成丹率应该达到了十成吧?”怡月仙子看着陈青帝,露在外面的眸子之中充满了期待之色。

虽然她已经猜测出来了,但还是想确认一下。

“恩。”陈青帝点了点头,并没有否认。

“如果我可以得到破境草,是否可以请你帮忙炼制破境丹?”怡月仙子激动的说道:“你放心,报酬问题定然会让你满意。”

“好,我也很乐意。”陈青帝耸了耸肩。

“谢谢!”怡月仙子深吸一口气,取出了一个储物戒,放在了桌子上,说道:“这是购买二百一十颗破境丹的仙石,炼符大赛快要开始了,我就不打扰你了。”

“怡月仙子……”陈青帝站了起来,一脸自信的说道:“我相信,在这次的炼符大赛之中,定然会出现一个,能够炼制出破禁仙符的人。”

“但愿如此吧。”对于这场炼符大赛的结果,怡月仙子并没有报太大的希望。毕竟,破禁仙符太难炼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