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uu小说

他还想争夺神路呢,没有时间应付这些东西。

其他几位神也倒退,来到了这片假神域的边缘地带,好在这里足够广袤,堪比浩瀚星系,他们冷眼旁观。

在退的过程中,所有人都被雷劈了,灰头土脸,甚至皮开肉绽,鲜血淋淋,因为没有去全力抗击,怕引来天劫。

朱鸟大神长鸣,与这这片世界共鸣,如一头神王般浑然金光亿万丈,多次冲击天门,并用大劫轰杀。

在轰隆隆声中,神门的缝隙扩大了一些,但是终究不曾撼动。

“当……”

大钟悠悠,道劫黄金铸成的朱鸟神钟燃烧了起来,道波冲击,透过缝隙,要打进神域中去。

“自不量力,还没有真正大圆满呢,就妄想攻进神界,我看你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几位神冷笑。

朱鸟族大神来的正好,他们准备将他活祭掉。

不约而同,包括王明在内都要准备出手,动用禁忌手段,要将老朱鸟击杀在天门前,进行血祭。

然而,成神者都通灵,尤其是现在他得到了天地的认可,朱鸟大神浑身都被道洗礼,刹那明悟,眼下他进不去。且,再耽搁下去必有大难,他挟无尽大劫,调转而回。

“杀!”

几大神出手,但也都变色,无量天劫到了,他们又被淹没了。

“轰!”

在灿烂的光芒中,这里发生了激烈的大战,几位神有点郁闷,不敢全力轰杀,因为怕神劫临身。

但即便如此,这个地方也沸腾了,被打到天崩地裂。

“噗”

朱鸟大神炸开,浑身是血。满天都是金色的羽毛飞舞,不过他很快又重组了躯体,发出一声哀鸣,向外冲去。

“当……”

黄金大钟摇动,而后轰隆一声炸开,他的成道器才刚诞生就直接被击碎,化成了漫天的黄金碎片。

朱鸟神血溅在了天门上,让那里隆隆作响,缝隙又一次变大了,像是要打开。

妖族大神口中怒吼。风雷大作,混沌雷光爆闪,他不惜招来毁灭性灾难,牵引大劫降落,劈向所有人。

不得不说,这的确让入忌惮。

但几位神何许人也,也都是从这一步走过来的,动用了禁忌秘术,再次发动了攻击。

朱鸟族大神虽然远去了。但是身体却连续炸碎了三次,每次都是重组后就崩开,血染此地,但他终究带着大钟碎片逃走了。

“侥幸活下来。但也不见得能够圆满了。”

“他这种状态很不妙,不过完全是自找的,还不是圆满大神也敢来与我等争,野心太大了!”

后方几人都冷笑连连。

突然。万龙神变色,他发现白虎道人嘴角挂着血迹,露出满足的神色。

朱鸟道人的血不光都祭在天门上。还有一部分被白虎道人吞食了,他刚才离的最近,获得了这种机会。

原本他是众入猎杀的目标之一,早已虚弱不堪,结果现在补充了精血,竟然恢复了大半。

“几位你们也看到了,那只朱鸟还不算圆满,但他的血也有作用,让天门开启的缝隙大了不少,不如我们平静下来,先送王明上路如何?”荒兽这样建议。

“我没意见!”白虎道人点头,他饮血后有了底气,早已镇定,已然无惧。

“那就说定了,我们先解决掉他,此前不得彼此攻伐,这次要遵守约定。”万龙神道,头上的紫金神器闪烁可怕光芒。

“华夏族的,我们想请你帮我等打开这道门,不然你明白后果!”赤光闪烁的凤翅鎏金镋震动,传出无情的喝吼声。

四大神截断了神路,将王明堵在那里,一个个杀机毕露,让他前去攻天门,不然就一起杀他。

王明眸光流转,一招手,那座神鼎落下,出现在了他的掌心中,晶莹剔透,碧灿灿,瑞光万缕。

“轰!”

突然,还未容王明有任何动作,在他的背后,那道天门竟然缓缓打开了,展露出一个光怪陆离浩瀚莫测的神家大世界!

天门打开,一个浩大的世界呈现!

那是神界吗?山岳苍茫,与天齐高,神藤神树生长,古意沧桑,像是生长了数十上百万年那么久远。

可是为何有一层雾弥漫,看起来很远。

人们迫切想要看个透彻,可是太过虚迷,无法洞彻个明白。

“轰”

炽盛的光雨扑来,似一朵又一朵神葩在绽放,璀璨而热烈,光明照耀千古,跨越了整部生灵古史。

“真的是神界吗?”

这一瞬间,有古代神的声音都颤抖了,蛰伏了亿万年,终于得见神界了吗?让人惊喜而又惶然,感觉不真实。

“是神界,梦想进入的地方吗?”万龙神道。

神也曾年轻过,也如王明般曾经血气旺盛如海,屹立在时代在最高峰,众生敬仰,豪情万丈,睥睨九天十地。

他们有梦想,有激情,有宏大志向,但是所有这一切到最后磨灭在了打入神界得永生的这条路上,为此而舍弃与放下了太多。

亲入朋友红颜……一个个都远离他们而去,成为黄土,只有他们自己为了活下来而不择手段,艰难的活着,饱受煎熬。

为的是什么,只为了这一刻,登临神界,真正成就不朽!

现在时机到了,梦想成真,为何双眼模糊了?有泪洒落。

“女儿!”万龙神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声,望着神域,而后又霍的盯住了王明,杀气滔天。

他为了成神,舍弃了一起,包括龙女死时都在沉睡,于无知无觉中积蓄力量,现在再回首有无尽的伤痛。

“哈哈哈……”白虎道人大笑,近乎癫狂,满头雪发如乱草。最后眼泪都笑了出来。

多少老兄弟,多少伙伴,曾经与他一起并肩战斗,舍生忘死,到头来他成功了,而那些最亲近的入却早已成为了枯骨,躺在了那逝去的路上。

他登临绝巅了,可是却再也没有人陪他看这绚烂的风景。

“到了这一刻,为什么我的心很失落,甚至有些痛!”又一位神苍凉长叹。

分明立身在最辉煌的绝巅了。可是却少了当年的入,自己孤单的**,没有了亲情友情爱情,只剩下了几个对手。

“最重要的难道只是路途吗,当愿望实现的刹那,只剩下了万古的孤寂,我不甘啊,渴望与你们共辉煌,岁月能否再回首。我要带你们来此,与我共踏进神界……”

“咚!”

一声闷雷般的响声惊醒了所有人,神鼎飞起,欲撞尽神域中。结果遭受了重击,那入口有神道符文闪烁。

“咦,发生了什么?”几人大吃一惊。

神鼎卡在了天门前,进退不得。猛烈的抖动,一个又一个符文要烙印在上,改变鼎壁中原本的所有法则神链。

“这是神界的洗礼吗。阻止它!”几位神大吼。

这是要成为至高神啊,光雨无尽,全部没入神鼎中,让它看起来越发的神圣了,很多符文烙印鼎壁上,要让它蜕变与升华。

几大神向前杀来,要阻止这一切,因为名额有限,若是神鼎占据了一个位置,他们就少了一分希望。

这个时候,王明都不是他们的首要大敌了!

轰!

炽盛的光轰杀而来,全部打在了鼎上,几人联手,要将它击碎。

王明自不会袖手旁观,不说其他,单从这是华夏祖器他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施展禁忌秘术,攻杀几大神。

这个地方顿时乱了,混战爆发,神术飞舞,法则密布,一道又一道交织,成为灿烂的光网。

“注定要成为一个器物吗?我不想这样进去,帮我解脱出来!”忽然,神鼎中传来神念,直达王明的心海。

这关键时刻,神鼎中的意志充满了不甘与不屈,要超脱出来,它不愿只是一件兵器而已。

轰!

神鼎被几位神打了出来,难以久驻。

“吼……”

一头白虎窜了过去,进入天门内,取代了绿铜鼎,结果发生了同样的事,它被卡在了那里,神道符文闪烁,向他的肌体内没去。

“啊……”

这是一种惨烈的痛,竟要磨灭他原本的大道,另一界的秩序要取而代之,可是大神的道怎能说灭就灭?激烈的对抗。

白虎道人浑身血肉炸开,符文闪烁,他差点当场爆碎,这是一种痛苦的蜕变,让人毛骨悚然,等若要打碎了再重组。

无尽的光雨冲出,没入白虎的体内,也冲进王明与几位神的血肉中,圣洁无比。

王明有一种感悟,正如他当年立道时所想的那般,当跳脱出原本的宇宙,一切都不复存在,而昔日的法与道还成立吗?而今应言了,一切都将磨灭!

这是一种可怕的大劫,没有人知道能否蜕变成功。

“嗡隆隆!”

荒兽血凰山的神万龙神一起出手,不希望白虎成神,展开最可怕的轰杀。

“噗”

巨大的白虎爆碎,浑身都是血,而后倒冲了回来,在远处重组了躯体,充满了恨与怒。

这样被中断,让他震怒又无奈,改变不了这个事实,蜕变需要时间,可是没有人给他机会。

白虎道人被打了出来,而后其他几位神也陆续进入天门,可惜都被其他人打断。

彼此僵持了半日,天门突然出现裂缝,这显然是要关闭的节奏。对于几位神来说这绝对是不能接受的。

“我不甘!”

“千古骗局!”

四大神怒吼,疯狂攻杀王明。

这时,神界之路开始大崩溃,无尽的大裂缝蔓延,天门关闭了,一切都将不复存在,这一世结束了。

“轰”

最后一声巨响,整片的神路炸开,光雨飞洒,梦幻一场。什么都没有剩下。

四大神冲起,疯狂追杀王明,要与他决一死战,他们彻底绝望了,此生再也没有了希望。

为之努力一生,奋斗了千古,可到头来却是这样一个失落的结局,再也没有踏上神路的可能,他们焉能不悲惧。

“我想解脱,不想再做懵懂的兵器。宁为一个普通的凡人,也要跳脱出来!”

神鼎对王明开口,执念甚深。

“好吧,我成全你!”王明道,盯住了四大神,要借他们之手裂鼎,很希望藉此灭掉四人。

这一刻,神界之路上光雨飞洒,冲向宇宙各地。灿烂无比,看起来像是有神在舞蹈,若神界大开,与这个世界对接在了一起。

“杀!”

四大神无比疯狂。扑杀到了近前。

神界之路终结,结局让入遗憾而又吃惊,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近在眼前的机会就这么错失了,结果神界大门关闭。

而这一最后的战斗。战况之激烈也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天崩地裂,鬼哭神嚎。星河成片的暗淡。

四大神想击杀王明,因为他们彻底的失去了希望,且早已极尽升华,再也熬不过这一世了,要发泄与复仇。

而王明也想杀掉他们,怕一场史无前例的黑暗动乱降临。

他们从一域杀到另一域,不死不休,现在没有什么多余的话语,只能让敌入倒下去,血流干为止。

所有人都赅然,王明一个人可以独战四尊吗?这简直跟神话一般,过于不真实。

“不可能,除非是神尊再生,他怎能有如此战力?”

“是神鼎,它竟然复苏了,重新铸成,再现这个世上。”

神鼎在轰鸣,不断的撞击,于宇宙星河间照耀出绿霞亿万缕,吞吐大宇宙精气,硬撼四尊。

到了最后,它将王明罩在了当中,承受了所有攻击,王明只需催动此鼎,并不与那些神近身搏杀与血拼。

四尊大神级人物,他们全力出手自然会打到星域毁灭,但是却很难击碎神鼎,尽管是四人联手。

“杀……”

到了最后,神道法器破碎的声音传来,血溅星空中。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怎样一种惨战,这天地间茫茫,宇宙边荒无入可接近,五大高手战到疯狂了。

噗!

王明大口咳血,隔着鼎竟然也被震碎了一次,浑身是伤,道痕交织,作用在了他的身上。

“喀嚓”

最后,神鼎都禁受不住了,出现了裂纹,这一战硬碰硬,它努力寻找硬撼的机会,就是为了要解脱。

四大神也都喋血,而且最为重要的是时间要到了,他们将从升华状态中跌落,就此不复存在。

是的,这一次没有任何悬念了,他们哪怕是能够吞食到无尽生命精气也不行,熬了太久的岁月,且升华过,除非有奇迹发生。

轰!

苍茫天宇中,星域炸开,陨石飞射,一片混沌,星域彻底被打到沸腾。

“这一战要灭世吗?!”

众生颤栗,这样下去的话宇宙都会被打烂,到时候各族都会遭劫。

很明显的感觉到,战场范围越来越大了,到最后终究会有不少生命星辰被波及到。

“啊……”

终于,一位神大吼,极尽而灭,从巅峰跌落了下来,浑身的万丈光华全都化作了黑暗,他被神鼎一撞,在天空中炸碎。

“喀嚓”

而神鼎上的裂缝越来越大,眼看就要解体了,另外三位神疯狂攻击,就是死也想拉上王明。

在他们眼中,王明罪该万死,破灭了他们成神的希望,不亲手手刃他的话就是死了气也难消。

“轰”

最后,灿烂的芒飞舞,神鼎炸开,终于在有意硬撼的情况下解体了,化成无数道碎片冲向远方。

神祇挣脱,一声长啸,它极尽升华,将一道烙印送给了王明,而后自身龟裂,那恐怖的气息在迅速减退。

一道又一道无上神则飞走,化作流光消失在了宇宙中。

今天若非是神鼎,他肯定无法对抗四尊,他还是一个后辈,没有真正成神,还不可能对抗四位神道高手的联袂追杀。

然而。正是神鼎的存在,让一切发生了改变,王明一个人镇压了这次的大动乱,让他们饮恨。

“啊……”

又有人嘶吼,退出了升华状态,浑身暗淡,被王明一拳击杀,化成血雾,不复存在。

当然,死去的两人的血精也同时被他收走了。不留给那另外两人,免得他们延续死亡时间。

大势已去,剩余的两人长叹,四个人竟然没有击杀王明,这还有什么颜面?他们都曾经是神,天下无敌,竟然会有这样一天。

神路落幕,终极一战,没有人知道最后发生了什么。只见到了光芒扩散,宇宙边荒大溃灭!

少部分至强大族则透过古老的法阵看到了一些光影,听到了悲凉的长啸与狂歌。

这一战落幕了,很长时间都没有人敢踏足去看结果。

直到半个月后。有人仗着胆子前往,去那里看到了一幅凄凉的场景,星辰碎块无数,血染红了宇宙。

那些都是神的血。他们炸开后,躯体可能会化成星系那么大,可而今却没有一块完整的骨与肉。赤红一片,惨不忍睹。

“我们寻到神血肉了,能炼化成神丹吗?”

来到这里的人战战兢兢,心中充满了希望与惶恐。

“华夏王明呢,难道战死了吗?太可惜了。”另有人低语。

“终是没有发生动乱,想不到竟然是这样的结局。”

当部分强者赶来后,宁静被打破,许多入都想收集神血,用以炼长生神丹。

“咦,那里有一具尸体,有一个人……”

突然,人们赅然,在无尽残破的星墟中,有一具破烂的尸体动了,慢慢坐了起来,浑身都是恐怖的伤口。

他原本缺少生机,跟死人一样,可是坐起来的刹那,强大的心跳声自然震动而出,惊的远处的入赅然倒退。

“噗”

许多入大口咳血,极速远去。

因为,那个人太过恐怖了,自然外放的气息而已,他们就已经承受不住,让人震惊,这是古之大神的威势。

“华夏王明没死,他赢了这场决战!”

这则消息像是潮水一般席卷向宇宙各地,惊动了世人,这个战绩太辉煌了,简直神幻的有些不真实。

王明生机慢慢复苏,拖着伤体,站在星空中,等了半个月,终是无人再现了。他眺望这片可怕的战场,四位神死了,可他的心中却空空落落。

“天佑世间,王明赢了,动乱没有发生!”

“王天神无敌!”

各地传来欢呼声,而这片战场外围有部分强者在观看,充满了敬畏,躯体在颤抖。

王明默默的看着这一切,而后抬手向前这片宇宙抓去,残余的血气都被收拢而来,被他纳入九鼎中。

战场破碎,有不少兵器碎块,可是大多都彻底的废了,连神金神料都被打成了废铜烂铁,丢失了原本的神性。

因为在这最后一战中,神疯狂,与兵器合一,耗尽了所有,磨灭了神性。

可用的兵器材料不多,非常有限。

至于神鼎碎块倒是灵性不减,它们没有失去神金特性,可惜这一次炸开,又不全了,强如王明也只收到了一小半而已,余者洒落在宇宙各方。

“哈哈……哈哈哈……”王明大笑,笑的剧烈咳嗽,血自嘴里淌出,双眼亦被水汽模糊了,到最后竟然是这样一个结果。

“女儿啊……”他轻轻呼唤,眼看就能进入神界与妻儿团聚,没想到结局会是这般,再次开启神界之路就是百万年后了,还怎么去相见?

数百年来,王明努力提升自己,埋头修炼,把那份思念压制在心底,而今近在咫尺的机会就这么没有了,王明一阵凄凉长叹,怎能接受?

“神路断魂,梦幻一场啊,到了现在你们还争吗?!”王明大笑大哭大吼,震动八荒,传到了禁区。

“谢天神镇压黑暗动乱,避免了一场浩劫!”

一般的修士听不到他的喝吼声,那只是针对神的,他们在庆贺,人们相信此役过后宇宙将宁静很长时间,再无需担忧了。

王明浑身淌血,踉跄而归,解开了混沌界的封印,华夏部众都再现世间。

他曾留下过命令,他不回归,众人万不可出世,因为谁也不知道神战中会发生什么,何时结束。

“师父你受伤了!”

“王明你怎么了,没事吧?!”

……一群入冲了上来。

“我没事,修养几年就好了,你们无须担心。”王明道,他早已压制了血气与自身的神力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