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uu小说
uu小说 > 玄幻小说 > 从超人开始练内功 > 章022【纵酒挥刀斩人头】

吃完早饭,苏城照例还是先去跟药童一起煎好了药,然后一一监督这些江湖前辈吃下去。

别看这些江湖前辈,一个个义字当头,挨一刀挨一剑就跟家常便饭似得,至于中毒中暗器之类的,简直就是下酒凉菜,可是到了吃药的时候,一个赛一个奸猾,一个赛一个耍赖。

不好好盯着,指不定要就灌那个的靴子、痰盂甚至被子里去了。

平时一个个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大刀砍人的人,现在一个个躺在病床上,被病痛折磨的形销骨立,无论是谁看了都觉得心有戚戚。

以前娃娃跟一群小孩子都会来找这些人来玩耍,他们也很乐意小孩子们来,也只有小孩子不把他们当病人。

会开他们玩笑,会在他们吹牛皮的时候喊羞不羞。

这群老流氓的也皮厚无比,不但不羞,反而吹一个更大的牛皮,什么上九天揽月、下七海斩蛟,都说的跟家常便饭似得,小孩子们一个个虽然说吹牛皮,但是听得却无比认真,毕竟这故事真的太有意思啦。

娃娃跟她的小伙伴们经常演练一些精彩的桥段……

只是现在孩子们都走的差不多了,娃娃也被薛慕华叮嘱了,不要去尽量打扰他们休息,是以只有在下午的时候才会去听他们讲故事。

有时候娃娃会拉着苏城去采摘一些很好看的花和很大很好看的树叶,然后给每一朵花取上名字,给每一片树叶想一个故事。然后在病床前,给他们详细说这些花跟这些叶子的故事。

故事很凌乱,有时候更是相互冲突,连头尾都没有。

可是这群人还是听得连连点头,娃娃也就讲的更开心了,跌跌绊绊的要多讲上很久。

整个房间都在大笑,都在鼓掌,可是苏城却只能听得道哀伤。

他往往听一半就离开了。

他是轮回者,生就苟延残喘,死就是死无全尸。

哀伤和悲戚这种感情他已经很久没有过了,在轮回空间那种地方,是没有存放眼泪的地方的,唯一能存放的就是活下去的欲望和想死的绝望。

看着他们吃完药,苏城将药碗收回,然后分别给每个人喂了一滴蜂蜜去去嗓子里的苦味。

薛慕华则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检查,今天的检查格外的慢,但是薛慕华脸上却露出了鲜有的笑容这让药童们都开心起来。

检查完,苏城跟在薛慕华身后一起走出病房,刚出门薛慕华的脸就沉了下来,眼皮都耷拉了。

薛慕华找到乔峰和留守的江湖前辈说道:“其中有几位可能就在这几天了……”之后的话苏城没听,他走出门,看向远处。

宋朝的环境近乎原始,纵然是南京这等大城市,一到郊区之外也是一片绿色,连绵不绝的青山从眼前一直蔓延到天地交界处,就像是这个世界都鲜活的一样。

只是这份鲜活却注定与某些人不在有关联了。

………………

………………

乔峰派人去买了酒还有大肉,所以中午的午饭格外丰盛。

病房中七位也被请了出来,乔峰频频向他们祝酒,他们有年轻的,有苍老的,还有正值壮年的,几个人一点受伤痛折磨的迹象都没有。

大口的吃肉,大口的喝酒,要不是身体不便,估计还会下场走上两圈。

乔峰手中多了一并九环大刀,耍的风浪滚滚,刀光叠楼,真是好不威风。

众人还未来的及鼓掌叫好,反倒是九环大刀的主人开始骂道:“这后生,仗着力气大,武功高,就把我的刀拿来当耍子?”

“我的刀是用来砍头颅的,砍贪官、砍契丹狗、砍西夏贼、砍世间不平,就是砍不动了,落得个砍柴,也是个去处,被你这么拿来当耍子,算个什么?”

“……算……个……什……么?”

老人最后一口气没有喘上来,晕了过去,可是他的眼睛已然瞪得老大,死死的盯着被乔峰捧在手里的大刀上。

刀光闪烁,寒气森森。

好似要砍上几千几百个头颅一般。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苍刀不甘,好取人头。

薛慕华过来检查了下,说道:“只是气急攻心而已,缓会儿就好了。”说完话,就让人将其放平,而后在胸口轻轻按摩。

几个伤病顿时哈哈大笑,纷纷说道:“脾气这么倔……乔舵主,别理他,用我的剑!”

乔峰看着昏过去的老人,眼底浮现过一丝愧疚,郑而重之的将九环大刀放在边上。手中换上了一把长剑,而后在病号的指点下又开始舞动起来。

苏城走到九环大刀旁边,轻轻一摸刀上的铁环,发出苍啷啷声音,口中轻吟道:

“人间若有不平事,纵酒挥刀斩人头。”

此话被众人听到,不由大声叫好。

苏城被众人拉着硬要灌酒,扛不住喝了几口,找了个机会跑了出来。

他出门没多久,就听见一阵鸡飞狗跳的声音,走过去一看,原来是真的是鸡飞狗跳的声音——

大公鸡醒来后,整只鸡陷入了妄想状态,看谁都像是敌人,看谁都像是想跟自己抢小母鸡,看谁都像是要抢夺自己王位的。

只要靠近鸡架三步之内,就是大公鸡的公鸡攻击范围。

不管是谁,都是一通猛啄狠挠。

黄狗、花猪、白鹅……等等诸般家畜,没一个不被它连爪带挠的,就连大熊猫追风,也被它一个不注意,狠狠的在鼻子上啄了两口。

平日里捡鸡蛋的丐帮弟子更是被他啄的满手是血……

一时间,整个鸡架周围,真是一片混乱,除了这只浑身炸毛的大公鸡,此刻正雄赳赳气昂昂的在鸡架上来回走动,一股舍我其谁,王霸天下的气势油然而生。

恩将仇报,以怨报直。

宁可要鸡负天下人,也不要天下人负鸡。

一个字,那就是狂——

两个字,那就是冷酷——

三个字,那就是毫无鸡性——

四个字,那就是唯我独鸡——

乔峰走了过来,看模样应该是准备去搬酒,看到这里人多,就走过来问道:“这是怎么了?”

他这话刚一出口,就见几个脸上满是挠痕的丐帮弟子,纷纷埋怨道:“乔舵主,你昨晚对这公鸡做了什么?”

乔峰也愣住了,都结巴了,说道:“我……我……我能对……只鸡……做什么?”

罪魁祸首苏城在边上笑的直弯腰。

就在一众人抱着肚子狂笑的时候,一个丐帮弟子急匆匆的跑过来,对乔峰说道:“几位前辈去了……”

© 2019 uu小说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