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uu小说
uu小说 > 仙侠小说 > 五玄录 > 第三十八章 池中意外

然而不知是这水池本就怪异,还是江问心里作乱,他又听见一丝细微的响动,断断续续,仿佛蛇虫攀爬地面一般。

以为是心理因素,便没有在意,可几分过去,声响越发增大,并且无了规律,时而快时而慢,仿佛什么东西在那里迂回一般。

江问竖耳倾听,担心有别的东西藏在林中,便先把熟睡的小胖叫醒,对他伸了伸手势,示意情况不对,赶紧穿衣服,接着再次留意那奇怪的响动,竟然越来越大,仿佛人的脚步一般,若是不再离开,估计自己就得亲眼看那玩意到底是啥了。

好在小胖这回反应灵敏,一把跳上岸,就把衣服糊里糊涂地盖在身上,接着就宛如滚动的水球一般朝外面跑去,江问见此,也扶手上岸,去抓那衣服。

只是就在他半个身子已经起来时,突然林子另一边发出一阵巨大的响声,紧接着就听见草叶被扒开,杂乱的脚步声袭来,还没等江问反应过来,顿时两个人影出现在他的视线边缘。

“雨怜,咱们还是别来了吧,万一被人看到……”

“哎呀,刚才不是故意弄出动静了吗,要是有人早就跑了,你看,这里的水多好,还有波纹呢。”

两个不同的声音传来,虽然先说话女子的声音,很是陌生,可后者,却再也熟悉不过。

“完了!”

江问心里一惊,顿时脑袋跟空白了一样,要说他刚才要是咬紧牙关,拼上一下的话,没准还能安全脱逃,再不济,也就留下点背影而已,没啥丢人的,可是怪就怪在他犹豫了,不仅没有上去,竟然还缩了回来,此时若不是憋着气藏在水里,估计早就被发现了。

“来,听姐姐的,反正那课堂又没有什么意思。”

杨雨怜嬉笑说道,因为池子不是太深,加上二女说话很大,以及江问自身耳朵也好使,所以即便有些模糊,可他依然能听到外面的动静。

只是说话声好听,可其他声音就不好听了,例如此时杨雨怜说完后,就开始解开腰带,旁边的女子虽然没有回应,但也蹑手蹑脚地跟着,二女并不知道这水里还有一位“贵客”,因此没到一分钟,就各自准备下水。

江问以为她俩只是说说,没准待会儿就走了,所以心里一松,准备上去,可没想到脑袋还没伸出去,一只脚就突然踩了下来。

“芳含你看,这池子果真凉爽,快来,没事。”

杨雨怜此时已经半个身子入水,正喊那芳含下来,后者明显犹豫不决,但跟都跟一半了,也不差这一点,因此在杨雨怜几次催促后,终究是踮着脚下来。

“蒋圆……你在哪……”

江问不擅长水性,可以说憋个三四十秒就有些吃力,显然此时已经到了,剩下的完全就是在硬撑,虽然二女离他有些距离,可池子就这么大,再怎么挡也挡不住白花花的一片,江问想的是如何才能出去,可眼睛却止不住地朝别的地方看去。

不过二女没有闲聊,估计是享受这池水的洗刷,只是洗着洗着,就不老实了,先是泼水,然后拉胳膊,接着直接游到水里去饶痒痒,玩就玩吧,眼睛好像看见啥东西,不对劲,再看看,好家伙,这里竟然还有个人呢。

“啊!!!!”

尖叫声传起,受到惊吓的杨雨怜一把跳到岸上,接着拿起衣服就盖住身子,然后又急忙把毫不知情地芳含拉了上来,中途手忙脚乱,白花一片,然后待二人都遮盖少许后,便虎视眈眈地盯着水池。

“那个,你好,我叫……”

江问慢慢从水里浮出,因为特殊原因,他只露了个头,不过光这样好像还有些不行,所以打打招呼应该很好。

“竟然是你,你个流氓,我早就看出来了!!”

然而还没等江问把话说完,杨雨怜一脚就踢了过来,虽然没有踢中,可也带动不少泥土,泥土扑到江门脸上,引得他双手揉搓,差点没翻回水里。

“你个狠心女子,真当你江爷爷吃素的!”

江问原本还想把此事和善解决,可没想到那杨雨怜如此不讲理,二话不说就动手,差点没把自己搞瞎,因此顿时心里一股怒火起来,毫不犹豫地就反骂回去。

“流氓乞丐不要脸!邪教坏蛋!”

杨雨怜捂着身子,不知是上前还是后退。

“呵呵,你们从学堂逃课,偷偷来这里玩耍,就是好人了?你别以为你有你哥罩着就可以随心所欲,在我眼里不过是头母驴而已。”

江问的嘴皮子是练过的,不论是城门骂土匪,还是骂那刘少寒,都是可以一张嘴比得上人家一双手。

“你个……啊!芳含,走,咱们找人去,你给本姑娘等着!”

气不过,又说不过,杨雨怜只得拉着芳含离开,只是草叶太高,又匆忙,弄得二人中途还差点把衣服弄掉,虽然及时制止,但后面的江问还是一顿嘲笑。

“江问,你没事吧。”

许久,已经穿好衣服的小胖跑来。

“没事,怎么会有事,走,咱们也回去,今天可真是大饱眼福。”

江问从水里跳出,稀里哗啦地就把衣服套上。

“那个女的好像是大……杨沐成的妹妹,你惹了她不会有事吧。”

小胖担心的问道。

“有事又能如何,我已经跑不掉了,她二人又如此折腾,非得在水里玩,怎么也得是这种结局。”

江问叹了口气,要说倒霉说真的倒霉,你想防都不知道从哪里防,所以与其后悔和纠结,不如顺其自然,起码自己在气势上没输,骂的挺爽!

二人一阵小聊,接着便顺着青石路回去,因为活已经干完,就差晚上出去,所以这一下午的时间自由的很,只是说是自由,可也得有事做才行,但像二人这般,好像确实有些困难。

“睡觉?”

小胖挑了挑眉毛。

“再想想。”

江门答道。

“似乎没事做了。”

小胖继续说道。

“……好吧。”

江问一阵无奈,自己确实没事做,眼下食堂已经找到,饭也有的吃,活干完了,澡泡的还爽,所以除了睡觉,似乎还真没有别的事儿可做。

只是当二人闭上眼睛时,却又没那么快睡着,小胖是因为刚刚已经小睡一会,所以难免有些难以入睡,而江问则是满脑子都是那杨雨怜可笑的样子,一想笑一下,再想又笑,引得一旁的小胖都不禁扭过头来,询问他到底怎么了。

“你说那杨雨怜要是回去,得怎么跟他哥说,哎呀,我今天去洗澡,结果被那个江问骂了,她骂我是母驴,母驴啊,呜呜呜,哈哈哈。”

江问不想放弃这个羞辱杨雨怜的机会,所以边说边笑,仿佛上了瘾一般。

“你是真不怕他们来。”

小胖也跟着笑,只是不忘提醒。

“唉,来又如何,他们已经知道咱们被异人利用的事情了,否则那杨雨怜也不会骂我邪教来的,只是我心里有气,不爽他们不查清真相,就如此误会咱二人,亏之前还说什么兄弟朋友,全是假的。”

江门睡不着,干脆坐了起来。

“但是这也没办法,咱们不能因为这个斗气,毕竟还得继续留在这里,如果把事情闹大了,被道长知道了,可怎么办。”

小胖不再傻乎乎,他也知道自己的处境,是由自己的行为而决定的,因此万事和为贵,否则吃亏的只是他俩。

“不管他,他们来就来,看他怎么说,你怎么这么怕事。”

江门赌气说道,他自小性格就野的很,如果不是师傅一直管着,和后来一直提心吊胆的日日艰行,才不是这番听话懦弱的模样。

“好吧,不说这个了。”

小胖见江门越说越气,只好结束,转而说些别的。

索性二人聊着聊着就跑到了其他话题,先是过往之事,然后新奇见闻,除此之外还有小胖小时候闯的祸,一说出来引得二人哈哈大笑,丝毫忘了刚刚不愉快的气氛。

几分过去,笑完,也是累了,小胖眯着眼睛,眯着眯着就闭上,闭着闭着就睡着,江问见此只好重新躺回,脑袋里虽然放空了许多,可依然情不自禁一一回忆起来,其中包括自己跟师傅走江那些年,虽然许多事情历历在目,可物是人非,记忆虽然保留,人却不在,纵然他百般怀念,也终究是空想一场。

© 2019 uu小说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