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uu小说
uu小说 > 历史小说 > 谋明天下 > 第六百八十九章 一锅粥

京师,紫禁城,偏殿。

压抑的气氛,让内阁首辅张四知和所有的大臣都低着头,唯有兵部尚书陈新甲,脸上带着不服气的神情。

朱由检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刚刚过去的早朝,满朝的文武大臣,都在为朱仙镇之战的失败,以及开封府城告急的消息所震惊,众人议论纷纷,没有人想到,十多万的朝廷大军,居然败在了流寇的手中,且获得胜利的流寇,没有丝毫的停歇,迅即包围了开封府城。

按说朝廷已经给予五省总督洪承畴最大的支持,户部在捉襟见肘的情况之下,调拨了军饷和粮草,皇上甚至拿出了部分宫里的银两,交给洪承畴,就是想着洪承畴能够打败流寇、迅速稳定中原的局面。

现在看来,洪承畴辜负了皇上和朝廷的重托,中原的局势,已经逐渐的失去控制了。

南方的情况同样令人揪心,张献忠及其麾下的流寇,已经转战到南直隶所辖的徐州,正准备进攻徐州州城,与徐州相邻的凤阳府和淮安府都遭受到威胁,南京也不得安宁,如此情况之下,南京兵部尚书张国维,调集三大营的将士,北上抵御张献忠及其麾下的流寇,同时征调南方各镇的军队,护卫南直隶。

唯一安宁的就是辽东,因为登莱新军镇守辽东,后金鞑子不敢发起对关内的进攻,京畿之地和京师暂时还是稳定的。

中原大乱,南方也出现乱像,皇上和朝廷几乎没有可以抽调的兵力了,此外,朝廷也拿不出来钱财来维持大军的开销了。

中原几乎收到不什么赋税,南方的诸多地方也频频的遭遇灾荒,朝中的大臣力主免去南方诸多地方的赋税,这让户部能够收到的赋税少得可怜,根本无法维持正常的开销。

目前的情况之下,唯一还可以大规模抽调的兵力,就是驻守辽东、登州和莱州的登莱新军,以及驻守延绥一带的边军了。

朱由检本来想厚着脸皮抽调登莱新军,进入中原剿灭流寇,不过蓟辽督师吴宗睿一道奏折让他闭嘴了,原来吴宗睿已经做好了全面的准备,计划在秋收结束之后,率领登莱新军渡过辽河,发起对后金鞑子的进攻,争取收服辽河以东的部分城池,进一步打压后金鞑子。

吴宗睿的这个奏折,等于是告诉朱由检和朝廷,不要想着抽调登莱新军和辽东边军。

现在看来可以抽调的也就是三边总督孙传庭统领的边军了。

不过抽调孙传庭及其麾下的延绥边军,就意味着边关一带的防御空虚,若是蒙古部落趁着这个时候大举进入关内,宣府、大同和延绥一带就要陷入巨大的危险之中。

朱由检看着下面垂头丧气的大臣,眼睛里面恨不得喷出一团火,关键时刻,朝中的文武大臣全部都靠不上,所有的事情,都要他这个皇上来做出决断。

“张爱卿,你是内阁首辅,你来说说,朝廷该要如何应对中原的局势。”

张四知出列,对着御辇的方向抱拳稽首行礼。

“皇上,臣以为,当下务必严惩五省总督洪承畴,皇上和朝廷赋予洪承畴重托,给予了足够的军饷和粮草,洪承畴率领十多万朝廷大军,在朱仙镇本应该彻底打败李自成和罗汝才部,谁知道居然遭遇如此的惨败,臣为此感觉到痛心疾首。。。”

张四知答非所问,其实他也没有应对中原混乱局势的办法。

朱由检没有力气发脾气了,他看向了兵部尚书陈新甲。

“陈爱卿,你是兵部尚书,说说朝廷该要如何应对中原的局势。”

陈新甲倒是没有犹豫,站出来之后,抱拳开口了。

“皇上,臣以为,当下必须调整五省总督之人选,洪承畴不能够继续担任五省总督,擒拿到京城来问罪,臣举荐三边总督孙传庭大人出任五省总督,且抽调部分的延绥边军,进入中原剿灭流寇,臣记得孙大人曾经组建秦军剿灭流寇,此番皇上和朝廷可准许孙大人自行筹集兵力,以彻底剿灭流寇,稳定中原的局势,至于说边关的防御事宜,可令宣大总督丁启睿统领,务必保证边关之安宁。。。”

陈新甲的建议,让朱由检微微的点头。

严格说起来,朱由检这个皇帝,其圣旨难以走出京城去了,中原的局势已经大乱,河南行省没有朝廷派遣的官吏,陕西很多地方的官府也名存实亡,至于说湖广和山西等地,到处都是小股的流寇,地方官府疲于奔命,根本无法应对,所以朱由检的圣旨在这里毫无用处。

再说辽东和登州、莱州,朱由检的圣旨从未有过作用。

剩下的就是延绥、宣大之地和南方了,这一带朱由检的圣旨还有一定的作用,不过随着局势的日渐混乱,各地的总兵都有拥兵自重的情形,朱由检的圣旨对于那些文官还有一定的限制作用,对于那些武将没有太大的作用。

湖广剿总兵官左良玉就是最为明显的例子。

一年多之前,朱由检还可以密旨,令五省总督洪承畴杀死陕西总兵贺人龙,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对付湖广剿总兵官、平贼将军左良玉了。

“陈爱卿的建议可行,内阁马上拟旨,三边总督孙传庭,兼任五省总督,赐予尚方宝剑,率领延绥边军进入中原,剿灭流寇,延绥一带边关的防御事宜,由宣大总督丁启睿暂时统领,至于说洪承畴,让其守卫开封府城吧。”

。。。

五省总督洪承畴,没有逃往辽东,而是进入了开封府城。

跟随其进入开封府城的,还有近两万的军士,其中有秦军的军士,辽东边军的军士,以及少部分四镇军队的军士,这样守卫开封府城的兵力达到了三万多人。

洪承畴不敢前往辽东,他很清楚,若是逃往辽东,他的罪名很有可能是谋逆。

开封府城城池坚固,易守难攻,只要有足够的军士守卫,哪怕是面对百万大军的进攻,也能够坚持下去,更何况,与流寇死死鏖战一个多时辰的洪承畴明白,流寇之中的精锐军士人数不多,李自成和罗汝才肯定会命令新营的军士来攻打开封府城,那样他就有机会守住开封府城,一旦守住了开封府城,自己身上的罪行就能够大幅度的减轻了。

朱仙镇之战的惨败,让洪承畴异常的郁闷,这场惨败,与他洪承畴有着莫大的关系。

朱仙镇内驻扎的四万军士,本就是朱仙镇之战的主力,可惜这样的部署,让湖广剿总兵官左良玉误解了,以为洪承畴也想着保全实力,所以在朱仙镇南面的战斗部署之中,左良玉丝毫不考虑如何的抵御和打败流寇,首先想到的就是保全实力。

左良玉这样做,四镇的总兵不是傻子,他们也想着保全实力,最终迎战流寇大队人马的,居然是八千老弱病残的军士,这就导致了溃败局面的瞬间出现。

大规模溃败的局面出现,四镇军队瞬间崩溃,被大规模的流寇吓破了胆,拼命朝着朱仙镇的方向撤离,更加可恨的是,湖广剿总兵官左良玉面临如此危急局面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依旧是保全实力,他们没有领兵与流寇厮杀,反而是率领五万军士全线撤离。

如此情况之下,洪承畴只能率领麾下的四万军士,杀出朱仙镇,与流寇面对面厮杀。

先前的部署完全落空,洪承畴面对的是士气高涨、人数多达数十万人的流寇。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洪承畴还是有机会,他麾下的四万军士,战斗力不一般,不仅抵御了流寇的冲击,还在厮杀的过程之中,逐渐占据了上风,眼看着流寇无法坚持的时候,洪承畴明智的率领大军撤回朱仙镇,流寇也会偃旗息鼓,双方会出现再次对峙的局面。

可惜的是,洪承畴想到的是彻底打败流寇,弥补四镇军队溃败、左良玉部逃走的窟窿。

洪承畴没有想到的是,李自成率领流寇老营的军士杀过来了。

局势到了这一步,回天无力,洪承畴只能命令所有将士拼命朝着开封府城的方向撤离。

算是四镇的军士,一共是八万将士,最终撤回到开封府城的不足两万人,损失接近了八成。

撤回到开封府城的翌日,洪承畴得到了准确的消息,撤出战斗的左良玉部,误打误撞进入了李自成和罗汝才部大部队的包围圈,逃出去的只有左良玉和少量的军士。

这样算起来,朱仙镇之战,洪承畴调集的十多万大军,损失超过十万人。

这是从未有过的失败。

遭遇到如此的惨败,洪承畴是绝不敢回到京城去的,当下唯一的赎罪之道,就是死守开封府城,与流寇拼死一战。

所以,在短暂的懊恼之后,洪承畴及时的调整了自身的情绪,以最快的速度给皇上和朝廷写去奏折之后,马上开始部署开封府城的防御工事,这一次他豁出去了,誓与开封府城共存亡。

城外黑压压的流寇,在洪承畴看来已经不算什么了,李自成和罗汝才派遣来劝降的军士,被毫不留情的斩杀,整个的城池,都处于最高程度的戒备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