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uu小说

听到唐宁说的一本正经,容萱还有真有些信了。不过唐宁说的倒也不假,香闺之名不是虚的,进来确实能闻得到一股幽香。

不过,容萱毕竟在这里生活的旧了,反倒闻不出来倒也正常。

唐宁东瞅瞅西看看倒是过了一把眼瘾,满足了一探少女香闺的好奇心。

在容萱的床上满足的躺了下来,唐宁悠悠道:“一想到今晚要睡在这张床上,还真有些激动呢。”

容萱抿嘴笑道:“夫君不用激动的。”

唐宁悠悠道:“嘿嘿,这心里的激动之情难以抑制啊!”

容萱抿嘴笑道:“妾身的意思是说,夫君今晚不会睡在这里,所以夫君不用激动呢。”

唐宁一个咕噜爬了起来道:“啊?我不睡在这里?你今晚不睡在这里?”

容萱抿嘴笑道:“妾身当然谁在这里喽!”

唐宁指着自己道:“那为何我不睡在这里?难不成还要将咱们两口子拆散不成?”

容萱嗔道:“夫君说什么呢?什么拆散说的这么难听?难道夫君就没听说过吗,出嫁的女儿回娘家是不能姑爷同房的!”

唐宁目瞪口呆道:“还有这个说法?我怎么没听说过?”

容萱笑道:“妾身也感到很好奇呢,夫君竟然没听说过这个?”

唐宁打量着容萱的模样,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无奈道:“这是什么陈规陋俗!我还真没听说过,可怜我刚刚成婚竟然就独守空房!”

莺儿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容萱哭笑不得道:“什么独守空房?夫君说的什么话啊这是。不过一夜的时间,夫君忍耐一下。”

原本还兴致勃勃的想着睡在容萱的香闺,谁想到竟然冒出了这样一个陈规陋俗,打破了唐宁的美梦。

唐宁无奈道:“那我睡在哪里?”

容萱笑道:“府里早就给姑爷准备好了客房呢。”

唐宁悠悠道:“要不我睡这里,你睡客房?”

容萱哭笑不得,自己的闺房就有那么好吗?

看来今天就是独守空房的命了,而且还是去睡客房。

见到唐宁转过身去不说话了,容萱叫道:“夫君?夫君?”

唐宁打了个哈气道:“我要先睡一觉。”莺儿连忙上前去给唐宁脱了靴子。

容萱听了便不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床上便传来了唐宁的鼾声。容萱坐到了床边,一边看着唐宁睡觉,一边低头做着针线。

夜里用过晚饭之后,丈母娘果然说是客房已经准备好了,请姑爷去休息。

唐宁只好由莺儿领着去客房休息,客房倒是早就准备了,而且可以看的出来是用心准备的。

莺儿打来热水笑道:“从小姐出嫁的那天开始,老爷和夫人就开始准备客房,等着小姐回门了呢。”

伺候着唐宁洗漱了,莺儿又伺候着唐宁宽衣解带,羞答答道:“今天我给大人值夜,若是大人有什么事可以叫我。”

又是一天过去了,但是皇帝还是没有下旨,没有昭告天下,仿佛召唐宁入宫的事从未发生过一样。

仿佛唐宁从没有去过小楼一样,仿佛京里的流言从未发生过一样。这让京里的百姓彻底懵了,不知道皇帝倒是怎么想的,既然是自己的儿子,为何不昭告天下呢?

很多官员也猜不透皇帝是如何想的,他们的消息终究没有那么全面准确,不知道纯元皇后在皇帝心中是何等的难以取代。

经过了两天的消沉,大皇子倒是恢复了不少,不再一个人一直发呆了。

大皇子妃终于又见到了大皇子,高兴的劝慰道:“殿下,父皇一直没有下旨呢,没有昭告天下唐宁是皇子!”

“即便是京里人人都知道唐宁是皇子,只要父皇没有下旨昭告天下,就算不得数,唐宁就不可能竞争储君之位!”

大皇子淡淡道:“一道旨意而已,父皇想什么时候下就什么时候下,不过父皇一句话的事儿而已,还有什么麻烦的?”

大皇子妃闻言脸色有些不好看,这样说来,唐宁就和殿下是竞争的关系了,那先前的努力自然也就白费了。

想起她那么多次屈尊去容府陪着笑脸和容萱做好姐妹,她便有些羞怒,自己这不是白拉下脸了吗?

而且,那些珍贵的首饰还让她有些心疼,那些首饰件件都非凡品,就连她看了也十分喜欢,结果都白白便宜了容萱。

更让大皇子妃心里不好受的是,她不和容萱交好的话,那她岂不是又断了和殿下联系的纽带?

大皇子妃期期艾艾道:“殿下,那妾身和容萱,还,还做姐妹吗?”

大皇子断然道:“做,当然要做姐妹,为何不做?”

大皇子妃惊讶道:“啊?妾身还要和容萱做姐妹?”

大皇子点头道:“不错,你继续和容萱做好姐妹便是。”

这倒是出乎她的意料,大皇子妃不解道:“既然唐宁要和殿下竞争储君之位,那殿下再拉拢唐宁还有什么作用吗?”

这个问题大皇子也曾经问过自己,但是二皇子已经走了另一条路,一条将自己逼上绝路的路。

二皇子选择了和唐宁彻底决裂,选择了孤注一掷和林家联姻。大皇子从中嗅出一丝危险的意味。

一个不慎就有可能粉身碎骨啊!别说二皇子已经选择了这条路,他已经没有林将军这样的人物可以选择。

即便是他还有的选择,他也做不出来,因为他没有这个胆魄让自己走上绝路。

所以,大皇子在消沉了两天之后,决定走一条和二皇子截然相反的路。

那就是和唐宁交好。这并不代表他就放弃了储位之争,不过走的是一跳温和的道路。

他既选择相争,又撕破脸皮,相反还会和唐宁兄友弟恭。这并不代表他一点机会都没有。

即便是以后登上皇位的是唐宁,那他也不会走上绝路,他还能做一个太平王爷。

当然,这些他并不会说给大皇子妃听,大皇子淡淡道:“他毕竟是本宫的三弟,本宫是他的大哥,兄友弟恭不是理所应当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