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1我真的有病?(1/2)

沈贝儿明着使不了坏,改为地下活动,她偷偷溜到衣帽间,把苏思琪最喜欢的裙子悄悄剪坏,可是刚动一剪刀,阿野就象个幽灵似的出现在门口,声音不带一点情绪:“沈小姐,你在干什么?”

沈贝儿慌忙装傻,好象突然清醒了似的,手一抖,剪刀落地,哭丧着脸:“哎呀,我在做什么?我怎么……阿野,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在这里,一定是我梦游了,你知道我有病的,千万别告诉我哥,他会打我的,阿野……”

装得再可怜,说得再多也没用,阿野完全不为所动,只说了一句:“赶紧离开这里。”

沈贝儿知道他铁石心肠,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这一次,沈孟青仍是罚她站,只不过难度升级,让她站在凳子上,高高的圆凳离地面起码有八十公分高。也不知道他打哪找来这么条凳子,只怕就是专门用来对付她的。

和上次一次,久久的站立后,她腰酸背痛脚麻,最要命的不是脚,是头晕得不行,不敢往下看,一看就要倒下去,象腾云驾雾一样,昏头昏脑的,额头冒了冷汗,也不敢抬手擦,非常不舒服。

她觉得自己越来越虚弱,只有脚上的刺痛不时提醒她。实在受不了了,她只好求饶:“哥,让我下来吧,我不行了,我要倒了。”

“倒就倒呗。”沈孟青冷哼一声:“自找的,上次我说的话当耳边风了是吗?”

“没有,”沈贝儿艰难的为自己辩解:“我有病,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现在承认自己有病啦?有病就要治,为什么不吃药?”

“我吃,我吃药,哥,你饶了我吧。”

“站着,”沈孟青目光冷清:“倒下来再说。”

沈贝儿又坚持了一会,还是受不了,一咬牙,自己跌了下来,摔在光滑的地板上,轰的一声响。

苏思琪以为她在里面写字,所以没来偷听,放心的做着自己的事。她很欣慰,有沈孟青帮着一起教育沈贝儿,应该事半功倍。她男人就是厉害,会挣钱,会下厨,会教育人,什么都难不倒他。

沈孟青见沈贝儿摔下来也没有什么反应,冷冷的说:“站起来。”

沈贝儿先把凳子扶起来,再攀着凳子,自己努力的撑起来。她倒并不是装可怜,确实很虚弱,全身乏力,头也是晕的,站起来身体摇摇欲坠。她想自己的脸色一定很不好看。

“到沙发上躺会再出去。”沈孟青冷冷的命令她。

沈贝儿正巴不得,赶紧到沙发上去躺着,她真是太不舒服了,象晕船似的,胸口又闷又堵,有点想呕吐。

心里颇有些欣慰,倒底是叫了二十几年的哥哥,还是心疼她的。可是瞟到他充满冷意的目光,她突然一下明白了,他不是心疼她,他是怕她这个样子出去被苏思琪发现找麻烦。

心一下就凉了半截,只剩了苦涩,却也是无奈,沈孟青一直就是这么严厉的人,栽在他手上,只能自认倒霉。

到了下次看医生的时间,沈贝儿和莫守言单独呆在屋子里。苏思琪和阿野在外面等着。

沈贝儿开门见山:“莫医生,实话告诉你吧,我没有病,上次来是装的,你那药我吃了两天,不会有问题吧?你把药给我换成维他命,每周我会按时来就医,就当作我真的有病一样,我的意思你听懂了吗?”

莫守言哑笑,不知道沈贝儿哪里来的信心,可以这样跟他说话。

“沈小姐,如果你真的没病,吃了那药就有大麻烦了,那是控制神经中枢的药物,虽不至于让人毙命,但有可能会造成大小便失禁,手脚不协调,转不了圈,记忆严重衰退,口齿不清,语言组织能力减弱,智力下降……嗯,简单的说就是你会慢慢回到小时侯,最终只有三岁小孩的智力。”

沈贝儿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突然就低头用手去抠喉咙。

“沈小姐,别紧张,别紧张,”莫守言赶紧制她。

“刚才我说的这些,都不会发现在你身边。”

沈贝儿抬起头来,疑惑的问:“为什么?”

“因为你真的有病。”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