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易读小说
易读小说 > 女生小说 > 隐婚99天:首席,请矜持 > 第1025章:完结篇·4更合一

第1025章:完结篇4更合一

黎北念板着脸,头发披散着素面朝天,因为刚睡醒看起来有些惺忪,这板着脸的样子威慑力非常大,尤其是她一声喊:“穆南遥,不许哭!”

“哇,啊呜呜呜”小穆南遥眼泪哗啦啦掉下来,转身喊,“叭叭,叭叭,叭叭”

“叫爸爸也没用,自己捡起来!”黎北念指了指地上的苹果跟橙子,“捡起来,丢到垃圾桶去。”

“呜呜呜!”

“再哭把你丢了。”

小穆南遥嘴巴撅得高高的,小屁股一晃一晃,还恋恋不舍看了看黎北念手里捏着的小草莓,又看了看茶几上的果盘。

黎北念把果盘遮住,又指了指地上的水果,“捡起来,不然不给你喝奶奶。”

小穆南遥一脸委屈巴巴地吸着鼻子,扭着屁屁把刚刚丢掉的苹果捡起来,放在桌子上。

“还有一个。”

小穆南遥又捡起来了一个橙子,放在苹果旁边。

黎北念问:“还吃吗?”

小家伙噘着嘴,摇头。

“不吃为什么要拿?”

小穆南遥头低着,求助地看向爸爸,跟黎北念如出一辙的大眼睛又红又亮,“叭叭”

穆西臣心都要化了,走过去把老三抱起来,道:“算了,她懂什么。”

“不能算,”黎北念用手指抓了抓头发,“你看你把她惯成什么样了,在家里欺负哥哥不说,还乱丢东西,浪费食物,现在不抓紧教育,长大了怎么教?”

穆西臣:“”无力反驳。

“把她放下来。”

“呜呜呜叭叭!”小穆南遥抱住爸爸的脖子。

穆西臣心软了,软声对妻子道:“算了,孩子还小。”

“放下来!”黎北念站起身,直接伸手去抢,“你上班去,别管我教孩子,慈父多败儿听过没?”

“呜呜呜”穆南遥哭得可怜巴巴的,“叭叭,叭叭”

最终穆西臣还是屈服了,将女儿放下来之后,去拿了湿纸巾给老二擦手。

小穆南遥在这个家里,唯一的克星就是黎北念,其他的人,哥哥们完全不是她的对手,爸爸又跟疼什么一样疼她,如果不是黎北念在镇压着,小家伙恐怕是要翻天。

就这么,被妈妈教训了一会儿之后,哭也不哭了,有些颓地坐在地上,撅着小嘴手里握着刚刚妈妈还回来的草莓,也不啃,一个人安安静静坐着。

穆西臣想去安慰她,被黎北念拉住,“别管她。”

“”亲妈!

事实证明,黎北念是对的。

穆南遥小同志在那之后,以肉眼可见的进步得到了黎北念的赞扬,小家伙胖乎乎的脸又嘿嘿地堆满了笑容。

只是这老三还是屡教不改,特别喜欢欺负老二。

穆南遥一直是三兄妹里面发育相对最慢的,为了保护老二,黎北念经常在旁边看着,不让女儿欺负他。

后来穆西臣说这样不行,要找个解决方法才是。

黎北念想想也是,于是在他们三岁的时候,就送他们去小道馆,教他们一些拳脚功夫。

三个孩子一起去学,原以为学得最快的肯定会是老三,没想到,老三太皮了,在跆拳道馆里根本不好好学。

这样一来,学得最快的是老大,而老三因为天道酬勤,也远远超过了妹妹。

妹妹很快就发现了状况不对,她想欺负哥哥的时候,哥哥都没有以前那样爱哭了,打他一下,居然会打回来了,后来欺负了他两次,结果被人家打得嗷嗷哭的时候,就学机智不敢去招惹他了。

妹妹欺负不动哥哥了,只好去欺负跆拳道里其他的小哥哥,欺负了几次同学,貌似发现了其中了乐趣,认认真真学起了跆拳道,下了课就去找同学单挑。

弄哭了好几个同学,老师给妹妹上了几次思想教育课之后,终于有同学家长找上门来了。

老师只好去请穆南遥的父母。

穆南遥看到妈妈时,惯性地低头噘嘴,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

黎北念哪里能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什么样子的,无奈地让小家伙跟人家道歉,还把她教育了整整两个小时。

后来,穆南遥确实也老实了,不过那拳脚功夫学得是越来越厉害。

这种厉害,一直维持到了她高三那年,哭着喊着要去考警校,当刑警为人民洒热血抛头颅。

黎北念气得把她揍了一顿,穆南遥被打不怕,去找了穆西臣,穆西臣只说了一句:你什么时候能打得过我了,我什么时候让你去。

于是,穆南遥三天两头就找自己爸爸大家,再然后这个想法直接被掐死在了摇篮里。

穆南舟从小就闷,跟年轻时候的穆西臣如出一辙。

十五六岁就去当了军人,一来,穆西臣觉得男儿就应该顶天立地,当军人吃点苦,不说混多大出息,磨练磨练也是很好的,然而这么一混,一不小心就混到了比穆西臣还要高的军衔。

而穆南逍身体虽然好了不少,可骨子里就是憋不住的人,喜欢吃喝玩乐,要不是穆西臣跟黎北念镇着,恐怕是会一不小心就成了纨绔。

所幸人也聪明,学习成绩一直都非常好。

在考大学的时候,自己主动填了牛津大学,第二志愿是哈佛大学。

最后两个都考上了,又美滋滋地在所有人羡慕的目光之下,大声说:我只是写着玩玩,谁知道都考上了,大学我不打算上的啊

得知这个消息,差点没被黎北念拿刀追着砍死,最后还是穆西臣一言定下:哈佛。

于是,穆南逍被打包送上了去美国的飞机。

江夜擎的孩子才在上高一,叫江余。

小江余长得跟薄程程很像,大眼睛小嘴,长头发瓜子脸,穿上一身干净的校服扎个马尾,青春活力四射。

听说他们家穆南逍被亲爹妈丢到美国去了,同情的同时不忘发个朋友圈去嘲笑他,穆南逍气得差点从机场赶回来,隔空喊话:你等着啊,别让我逮到你,不然下次一定把你打扁!!!

江余:鬼脸

穆南逍:喵的,早知道不填这种鸟不拉屎的学校了,要知道这么容易考,我就不填了,我想回家!!!

江余:过两年我去陪你

穆南逍:

穆南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穆南逍:你以为什么人都能考上的吗,快醒醒!

江余:你等着,明年我就去,我要是考上了,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穆南逍:哦,好啊,你考上再说。

江余:你说的!

穆南逍:我说的。

江余:截图了。

穆南逍完全没放在心上,打了个哈欠就认命地戴上眼罩靠在椅背上睡觉。

谁知,江余也不知是怎么开的挂,一路狂飙直上,第二年就去了米尔顿中学当了交换生。

穆南逍:牛批!

江余:嘻嘻嘻。

后来江余考上了哈佛大学,正是大一新生的时候,穆南逍已经是大三了。

江余刚好成年,在七夕节的时候抱着一大捆火红的玫瑰花,不多不少,99朵。

让同学帮忙点了许多蜡烛在男生宿舍楼下,江余一手抱着玫瑰一手拿着喇叭,用中文高喊:“穆南逍,你给我下来!”

穆南逍才刚刚洗完澡,脖子上搭着毛巾,被同学拽着往楼下一看。

满地烛光拢着江余,她手里的玫瑰花无比鲜艳。

她说:“穆南逍,做我男朋友吧!我会对你好的!”

穆南逍沉默许久,才来一句:“牛批!”

就这么,两人在一起了。

穆南逍考了哈佛的研究生,江余则是在大三的时候怀孕了。

两人灰溜溜地回了国,各回各家挨骂挨打。

两方家长坐在一起的时候,两鬓微白的江夜擎有些惆怅。

他抽着烟,满脸复杂看着对面坐着的年轻依旧的穆西臣夫妇以及那个把他女儿搞大肚子的小兄弟,重重叹了一声:“老穆啊。”

穆西臣给老婆倒了杯茶,应了声。

江夜擎:“我说过吧,我女儿不会嫁给你们家的。”

“我忘了。”穆西臣淡淡道,“所以现在怎么办?”

“那个”江余小声开口,有些心疼看着坐在不远处的男朋友,“穆叔叔,他是您打的?”

穆南逍被揍得鼻青脸肿,看起来可怜死了

穆西臣点头,“是。”

薄程程也火大,“叫你们去,你们就给我弄个未婚先孕回来,真是长大了啊!”接着看向穆西臣,“你以为把儿子揍一顿卖点苦肉计,我们聘礼就能少要一点?”

穆南逍还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黎北念先笑了,道:“随便要,要多少都行,不过现在的小年轻确实是太不懂事了,揍一揍也好。”

江夜擎憋屈,“女儿都怀孕了,你这就把打算把女儿嫁过去了,她大学还没毕业呢!”

“那能怎么办!”薄程程也是气呼呼,气得一点女儿的脑袋,“我早就警告过你了啊,还没结婚之前要做好安全措施,你倒好,把我的叮嘱当耳旁风了,现在知道惨了吧,大学还没毕业就要结婚了,没几年就熬成黄脸婆,活该!”

江余低头不吱声。

接着,薄程程又开始骂穆南逍。

不只是薄程程骂,就连黎北念也一起骂上了。

两个女人越骂越凶,穆南逍一声不吭。

而江夜擎跟穆西臣两个,则是对视一眼,哥俩好一样地碰了一下杯,各自把自己的女人拉着坐下来。

家长们骂够了,就开始说起了两个小孩的婚事。

江余跟穆南逍见事情解决了,两个人牵着手就偷偷溜了。

一溜出去,穆南逍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就往江余一米七的身上靠,可怜巴巴道:“我被骂死了,你都不帮我说话,嘤嘤嘤!”

江余一脸可靠,认真道:“放心吧,当初把你扑倒的时候我就说了,我会对你负责的。”

穆南逍:“嘤嘤嘤!”

两人结婚的时候,穆南舟跟穆南遥都还是单身狗,不仅要吃狗粮,还要帮忙跑前跑后。

穆南遥觉得自己简直可怜死了,喝了不少酒,就赖着让哥哥送自己回去。

穆南舟也喝了一点,但是回家还是完全没问题的。

把装醉的妹妹扛上自家私家车的后座,刚准备让司机开车,窗户就被敲响。

打开窗户,是佰源跟程酥酥的女儿,佰解忧。

佰解忧满脸酡红,看见穆南舟,有些难受扶着车,道:“大大,大哥,我,我爸妈不知道去哪里了,你,你带我回家吧。”

穆南舟:“”

穆南遥抬起醉醺醺的头,热情地把佰解忧也招呼进了车里来。

很久以后,穆南遥才觉得自己真的是红娘体质,以前她跟江余玩得好,江余跟她二哥好上了。

后来跟佰解忧玩得好,佰解忧把她老腹实黑可闷靠骚的大哥给拐走了,这什么时候才轮到她啊,嘤嘤嘤

全文完

嘿嘿,完了,就完了。

别的不多说,六月一号儿童节见!

我是万里里,我在阅读等你!

点击关注作者,新书出来会有提醒哒

© 2019 易读小说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