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uu小说

小海神兽鲲称现任海神王兽敖为老祖宗,因为海神王兽敖的辈分在海神兽一族确实很古老,能够至少追溯小海神兽鲲上七代左右,也是一个活了差不多近千万年的老怪物。

可是近千万年的光阴,对于数亿载光阴的黑暗时代来说,还是一个很年轻的存在。

故,在现任海神王兽敖的前面,还出现过几代海神王兽。

因此,小海神兽鲲称现任海神王兽敖一声老祖宗,在此之上几代的海神王兽,现任海神王兽敖也得称一声老祖宗。

显而易见,小海神兽鲲的老祖宗是现任海神王兽敖,禹是海神王兽敖的老祖宗,也就是说,禹曾经也是海神王兽,并且是比现任海神王兽敖,还要古老的海神王兽。

然,此事并没有那么简单。

普罗托斯可是活过三古族时代末期、诸天世界时期,乃至现在的黑暗时代。

试问,这么一个活过如此之久,生命如此漫长的存在,它所认识,能够真正记住名字的存在,绝不是一个简单的海神王兽。

没错,禹不是一只普通的海神王兽,是最古者,是海神兽一族的起源。

始祖!

禹是所有海神兽的始祖,海神创造出来的第一只海神兽,也是第一位背负海神神宫的存在。

而诸如此类的存在,在诸天世界时期都有一个特别的称呼:半神。

没错,像树族始祖“元”、海神兽始祖“禹”之类的存在,在创世神族创造的生命之中,也都是特殊的存在。

因为,它们肩负着延续生命,发展种族的使命。

所以在创造一族始祖的时候,创世神族会在始祖级存在的生命体内,留下特别的力量。

比如说,当初海神就在海神兽始祖“禹”的体内,种入一道祂亲自用创世神力凝聚而成的敕令。

因此,诸如此类的力量,被称之为神性。

因为神性的存在,始祖级的存在会日夜感受到来自神性的洗礼,于是本身便会不断的超凡化,成为不完全的神,被统一称之为半神。

当然,神性有强有弱,如创世神族也有强有弱,所以半神也有强有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夸张,充其量只是沾染了部分神性,多多少少有些特别,及永恒的生命而已。

再加上本身种族的特性,以至于最弱的半神,苏阳二道尊境的时候都能够轻松虐之。

但若论最强的半神,现在的苏阳拍马难及,那是能跟神子掰掰腕子才会输的存在,且输了也不会死,逃脱性命也问题不大。

无疑,海神兽一族是海神创造的第一个种族,也是最信任的种族,被赋予的神性,再加上得天独厚的天赋,绝对是半神之中,属于强者的行列,甚至可能还要比树族始祖“元”更胜一筹。

总而言之一句话,这类半神级别的存在很特别,即便是最弱的也不能小觑。

只可惜,半神只是被赋予了神性,并不算真正的神。

这片天地在诸天世界时期,真正的统治者,终究还是创世神族,就连神子也必须服从创世神族,不然就会像神子“极”那般,惨遭镇压,现在是死是活都不能确认。

说一千,道一万,创世神族才是这片天地的真正主宰,其它一切种族,无论叫的多么好听,神子?半神?终究还是蝼蚁。

当然,即便是蝼蚁,还有自己的想法,也想主宰自己的命运。

比如说树族始祖“元”,它不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活下来,甚至不惜像老鼠一般躲躲藏藏,不就是为了等待一个时机吗?

再说说这海神兽始祖“禹”,它也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存在,在这诸神沉寂的黑暗时代,似乎也着手布置了一些什么。

普罗托斯刚刚就一言道出这个问题的关键,他直言不讳的点出,海神兽始祖“禹”还活在这世上。

这才是让海神王兽敖直接脸色大变的主要原因,因为海神兽始祖“禹”还活着的事情,整个海神兽一族就只有它知道,更不用说海兽一族,包括身边的小海神兽鲲了。

但海神王兽敖是不会承认的,直接假装没听懂,问道:“这位……前辈?”

普罗托斯老神在在的说道:“叫我前辈也没错,因为你家始祖见了我,也要喊上一声前辈。所以啊,你更准确一点的称呼,应该叫我老前辈才对。”

苏阳看着普罗托斯倚老卖老,顿时觉得有趣,也就没有打扰的意思。

况且,普罗托斯活过三古族末期,甚至比一切创世神族诞生的还要古老,真正是这片天地活得最久存在之一,被称一声老前辈也是无错。

当然,苏阳不阻止的理由,跟这些称呼没有任何关系。

现在苏阳最好奇的,还是想看看,普罗托斯从海神王兽敖那里,诈出来一些什么话。

而海神王兽敖很显然也是一个老奸巨猾的家伙,一点都没有鱼兽类生物应有的二愣子表现,只是假装憨厚的直言不讳道:“好,吾不知老前辈从那里听到始祖的事情,但吾祖真的已经不在这世上。不,应该说老前辈如果与吾祖相识,就应该知道吾海神兽一族的繁衍方式。吾海神兽一族,每当有像鲲这样的孩子诞生,就是上一任王兽,生命走向尽头之时。就像吾,待鲲这孩子长大成人,吾就会把力量传承给它,否则海神王兽的力量就会渐渐消失,吾海神兽一族就会断了传承。待力量传承给鲲以后,吾便会遵循海神兽一族的传统,寻找深海归墟之地,海神兽一族的墓地,静静等待着死亡的降临,毫无任何幸免于难的可能性。而诸如吾之王兽传承,早已有三位数,甚至在黑暗时代降临之前,就已经如此传承十数代了。故,吾很好奇,既然老前辈与吾祖相识,为何会断定吾祖还活着。”

对啊!

海神王兽把力量传承之后,就会寻找深海归墟,那是独属于海神兽一族的墓地。

墓都准备好了,不是等死还能算什么?

这是任何诸天之民都知道的常识,当初还是普罗托斯告诉苏阳海神王兽的传承方式,现在却又断定海神兽始祖“禹”还活着,着实有些让人纳闷了。

面对来自海神王兽敖的质疑,苏阳只是笑而不语,望着普罗托斯,且看它如何回答。

普罗托斯面对质疑,则真的一点都没慌,老神在在的说道:“嗯~,正常情况确实如此,但是禹那小子不一样,它传承的乃是神之敕令,乃是最特别的海神兽,也因此拥有了来自海神的神性。而神性不灭,半神不朽。呵呵诸天之民谁都知道的常识,还需我解释吗?”

海神王兽敖脸色微微一变,心神悚然一惊,但都还是被它很好的隐藏起来。

苏阳则流露出几分若有所思之色,毕竟不管怎么说,他也算是见过半神的存在,比如说树族始祖“元”。

只不过那时候苏阳见到的半神,也就是树族始祖“元”,是在独特的梦境之中,他也不了解神性的特殊之处,更不知道“神性不灭,半神不朽”的定律。

故,那时候苏阳以为,树族始祖“元”能活下来,是因为它的本体是一棵大柳树,树的一般年龄,尤其是柳树,都是很能活的存在。

可现在看来,树族始祖“元”之所以能活着,不仅仅是因为它是一棵树,还极有可能跟这神性有关系。

不过想来也是,“神性”乃是创世神族的气息,而创世神族乃是不死不灭的存在,即便是现在沉寂,只要有人念祂们的名,未来某一天还是会归来,奇迹般复苏。

而只是沾染了神性的半神,虽然达不到创世神族不死不灭的程度,也会被杀死。

可是这要这份神性还在,那么便是不朽,仍能活在这片天地之间。

树族始祖“元”会如此,海神兽始祖“禹”又何尝不可?

正如普罗托斯所说那般,只要神性还在,那么海神兽始祖“禹”就算把海神王兽的力量传承了出去,它一样能够很好的活下去,并且还十分的强大。

或许,这就是普罗托斯一口咬定,海神兽始祖“禹”还活着的主要原因。

同时,不知道为什么,苏阳还从普罗托斯的语气中,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不正当交易的内幕,它跟海神兽始祖“禹”不是一般二般的熟悉,彼此之间肯定存在什么因果。

可惜,这个阴谋似乎很隐蔽,跟那些半神的算计有关。

因此,普罗托斯都已经说的如此直白,海神王兽敖还是一口咬定,否认道:“没想到老前辈居然了解吾海神兽一族那么多秘辛,吾现在相信老前辈跟吾祖一定相交莫逆。可即便是如此,吾也只能准确的告诉你,吾祖确实已经归墟。因为神性是神之敕令赋予的,当海神收回这道敕令的时候,神性也一并收回,吾祖已非半神。”

普罗托斯笑眯眯的说道:“是的,天下间谁都知道,神之敕令的权力太大,诸天世界亿万种族能够得到神之敕令的寥寥无几,且最后都被收了回去。可是,我还有一事不明。若是说神之敕令都被收了回去,那么鲲这孩子,刚刚施展的能力又是什么?咦,难道我老眼昏花了吗?那不是我所了解的神之敕令了吗?”

这一下,海神王兽敖当场脸色大变,再也无法平静下来,震撼的注视着普罗托斯,一脸心惊肉跳的失声喊道:“汝,到底是谁???”

普罗托斯笑眯眯的说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禹那小子好像玩得挺大。呵呵,我就说呢,为什么海神兽一族会突然间冒出来两个海神王兽继承者,谁知道其中一个根本就不是,而是更加特别的存在。”

说着,普罗托斯有点怜悯的望向小海神兽鲲,微微摇头说道:“小家伙,我究竟该说些什么好呢。也许,继承这份力量,你是一个幸运儿;但也极有可能是灾厄的源头。哎,当初我就警告过禹小子,看来它还是没听啊!”

小海神兽鲲一脸纳闷的望着普罗托斯,不解道:“老前辈,究竟说的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

普罗托斯神秘笑道:“奉劝你一个忠告,抱紧这根大腿,它可能是你唯一活命的希望。”

说着,普罗托斯又望向海神王兽敖,开口说道:“你可以走了,回去告诉禹小子,既然当初不听劝告,那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说一句,若是想要成功,就让鲲老老实实的跟在这家伙的身后,兴许还有那么一丝成功的可能性。”

普罗托斯一席话说的海神王兽敖心神大乱,以至于就连看向对方的眼神,也全都一副就像是见了鬼似的,心慌意乱,心乱如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