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易读小说

“一句谢谢就想打发了,是不是太简单了些?”厉墨宸表示不满意。

冷萧遥一愣,心想,厉墨宸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气了?

“那你要我怎么谢你?”冷萧遥望向他,心里有些不舒服。

“要……”厉墨宸双眸微眯,直接凑过去,给冷萧遥的嘴唇盖个章,然后像只偷到腥的猫,很是得意,接着说未说完的话:“这样。”

冷萧遥一懵,接着双颊一红,恼怒的瞪了厉墨宸一眼,她竟然没有想到他是想要这样的回报。

只是她瞪的那一眼在厉墨宸眼里,没有丝毫威慑力,反而软绵绵的,另有风情。

要不是他现在正在开车,他真想加深这个吻。

是的,仅仅的亲那么一下,根本就不够。

不过得到亲那么一下总比得不到亲好。

两人离开医院之后,没有立即回【翰林庄园】,而是去了唐家,想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东西。

唐家是豪门,住的地方自然是高档别墅区了。

两人来到唐家所在的小区时,天色已经黑了,便容易让他们悄然无息的潜入了唐家院子里。

两人先用神识探测一下唐老爷子的房间,唐恒的房间,甚至唐垒的房间,以及他们的书房。

果然,他们在唐垒书房的保险柜中,发现了一个本子,是唐垒贿赂某些领导的账本。

他们现在还没有能力直接隔空取来,但是想要去偷这么一本账本,确实轻而易举的。

现在唐垒正在客厅里和妻子说话,所以正好给了他们偷取账本的机会。

厉墨宸让冷萧遥待在外面,自己去取。

冷萧遥便在外面待着,顺便听听唐垒和他的妻子在说什么。

“老公,我不想这样三两头跑医院的了,要不直接让老爷子死了吧!”唐垒的妻子沈红玉不耐烦的说道。

是的,这些年来,唐垒都让她三天两头去医院看唐老爷子,就是做给外人看的,让他们知道她这个儿媳妇和唐垒这个儿子是多么的孝顺。

开始沈红玉还愿意演演戏,但是时间一久,她就不耐烦了起来。

听到这话,冷萧遥神色一冷,这女人竟然还想直接让外公死……

冷萧遥立即打开手机录音,去将他们的对话录下来。

“你以为我不想直接弄死唐老头子吗?三堂叔可是盯着我们呢!他一直希望老头子能醒来,要是我们在这个时候做了什么,让他发现了,麻烦的是我们。”唐垒不耐烦的说道,没有人比他更想唐老爷子死了,因为他死了,他就没有什么顾虑了,但是要是现在死了,那就会有麻烦的。

这个三堂叔,冷萧遥自然知道了,也是这次厉墨宸调查出来的。

三堂叔希望唐老爷子醒来,自然是因为他怀疑唐垒做了一些事情了。

但是他也不是个善茬,至少对于唐恒的一双儿女,也是见死不救的,他的眼里只有公司的利益,自己的利益。

“那要不直接把三堂叔给做了吧!”沈红玉说道,在说到对三堂叔下手的时候,是没有半点亏心。

冷萧遥看得出,这个沈红玉手上沾染过人命。

唐垒倒是没有亲手杀过人,但是找人下手的事情倒是没少做。

“简直是头发长,见识短,三堂叔家的儿子也不是吃素的,本就和我们不对付,要是三堂叔出事了,第一个怀疑的就是我们,到时候让他查到什么,一样麻烦。”唐垒气急败坏道,觉得自家妻子一点都不理解自己,都是出一些馊主意。

上次对唐恒下手之后,就让他担惊受怕一段时间了,警方也调查,三堂叔也调查,只是因为没有调查出什么来才没事而已。

比较发生火灾这件事情,他是让懂电的人故意去做成漏电而发生的火灾了。

至于如此,唐邢又如何知道会是唐垒做的?

因为在火灾之后,唐邢就带着唐宁回到老宅继续蜗居,不然他们没有地方去。

有一天晚上,唐垒来到了老宅,说了很多话,其中就包括害死唐恒的,所以就被唐邢给听到了,这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唐垒做的。

唐垒也想不到唐邢和唐宁还会继续待在烧的什么都没有的老宅里,才敢大半夜来炫耀他的成就。

自此以后,唐邢就和唐宁躲唐垒像是躲鬼一样。

开始唐垒也找过唐邢兄妹,不过也只是做个样子给外人看的了,他根本就没有用心找,要是用心,也不至于找不到,后来就直接不找了。

当然,后来他也知道唐邢兄妹回到了老宅,还做起了乞丐,他直接是视如无睹了。

看到唐恒的儿子过得这么落魄,他可得意着呢!

“我这也不是为了你能完全掌控唐氏吗?”张红玉很是委屈。

是的,虽然唐垒现在是唐氏集团的董事长,但是不服他的也大有人在,所以他想管好唐氏,也不是轻而易举的。

反而权利越大,麻烦越大。

毕竟,他虽然占有最多股权,但是他的能力,却和身份不对等的,所以私底下大多数都是靠贿赂来成事。

要是他能力足够,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困难。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操心,你管好你娘家人就好了,少让他们给我惹麻烦,你弟弟要是再闹出什么事情来,我可不管了。”唐垒不耐烦的说道,这张家人也不是让人省心的。

一提到自家弟弟,张红玉的脸色就忍不住闪过心虚:“我,我已经警告他了,但是要是他真的又去赌,我也没办法啊!我又不能天天看着他,而且他是我唯一的弟弟,要是她真的出事了,我这个当姐姐的还能见死不救不成?”

听到这话,唐垒就猜测那张成龙怕是又惹出事情来了,双眸愤怒的瞪向张红玉,质问道:“他是不是又做出什么事情来了?”

张红玉有些不敢说,但却又不得不说:“是,他,他又输了五十万……”。

“什么?”唐垒一听,就怒了:“既然你们家这么纵容他,那就你们自己管吧!你每个月也有十万的零花钱,你想帮,就拿自己的私房钱帮,我是不会出一分了。”

© 2019 易读小说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