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uu小说
uu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周皇族 > 传记风云 白袍霍去病

?

第一节霍去病

“咦,这是哪里?我不是死了吗?”“我怎么还会有意识?这个妇人是谁?为什么她给我如此亲切的感觉?”

“霍儿,霍儿你终于醒了!”在一间明亮的屋子里,一位美丽的妇人坐在床边,看着床上那大约五六岁的孩子。眼中满是慈爱和喜悦。在她的脸上有层淡淡的光辉给人一种无比温暖的感觉,这光辉在眼泪的衬托下是如此明净。[]

此时,霍儿的眼睛完全睁开了,脑海里仿佛多了一些东西,“娘?”霍儿下意识的对着妇人呼唤着。“霍儿,你已经昏迷了七天了,娘差点以为...算了,不说了,醒过来就好。给你看病的先生说了,你出生的日子里有大人物陨落,所以你才会一直生病。不过这次大病也是最后一次了。先生让我给你改个名叫霍去病。”

“什么,霍去病!”霍去病一惊,从床上一跃而起,脸上写满了焦急与疑惑,“娘,那位先生在哪里?我要去见他!”

妇人看着从床上蹦起的霍去病,眉头微微地皱起说:“霍儿,先生已经走了。他走的时候倒是留下了一句话:你一生会充满磨难,但你会登上荣誉的巅峰;你会举世皆敌,但你会找到超越轮回的朋友。霍儿,娘虽然是妇人,但娘跟了你爹那么久,也能知道先生说的是什么?你恐怕会走上你父亲的道路,而且比他走得更远。不过那是以后的事,现在你大病初愈,还是好好休息。别让娘当心。”说着,妇人把被霍去病蹬乱的被子拉起,欲往霍去病身上盖去。

霍去病身子一猫,从被子下钻出站了起来,对妇人说:“娘,我差不多好了,爹爹在哪里?我想见他,我要学武。”妇人一呆,脸上旋即挂上了无奈的笑。这时,屋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来人好像穿了一双军靴,与大理石地面相碰发出金石之声。但这金石之声被靴底的牛皮一阻,声音有些发闷,给了人一种刚正,厚重之感。

吱呀的一声,门开了显出来人的身形——八尺的来高的身上穿着一件藏红色的军袍,宽松的袍子下,隐隐看得见鼓胀的肌肉。两脚踩着一双乌黑的军靴,仿佛在地上生了根,很是稳重。头顶一抹银色的束发冠,在那之下是一张方正的脸,脸上是分明的线条和棱角。但此时,这张脸上的线条倒是带上了一些柔。看见来人,妇人眉宇间的无奈更重了一些,轻轻的唤了声:“侯爷~~~”

侯爷看着屋子里的两人,脸上的柔和显得更甚,又转头对着霍去病说道:“霍儿,不愧是我霍家的子孙,大病初愈便有尚武之心,正好我现在左右无事,咱们现在就开始练武...”妇人听到这里,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双手叉腰,柳眉倒竖,两眼紧紧地盯住侯爷的嘴巴,丝毫不用怀疑,侯爷大人若是再敢吱一声,妇人就会由贤妻良母变成一只母老虎。侯爷发现了形式的不对劲,不由得脖子一缩,悻悻的笑了笑,来时的那份威严、刚直顿时荡然无存。妇人坐下后,侯爷才继续说道:“不过,考虑到霍儿你大病初愈,若是这时就开始练武只恐会伤了元气,虽然没什么大碍,但可是会让你娘担心。这样吧,我们一个星期后再开始。”

说完,侯爷对妇人招了招手,把妇人拉到了门外商议着:“婉儿(哈哈,撬一下耳大的墙角),先生是神人,它的实力连我也看不出来,你也知道我已经是命魂境的武者了,而且统御朝廷的百万大军,对其他武者的感觉很灵敏。连我都看不出来的修为,只能是地魂境的武道神话,他说霍儿的身体可以修武,那就一定是没有问题的,你就别阻拦了。”婉儿对着侯爷轻叹了一声,悠悠的说:“霍光,我知道自己有妇人之见,但我实在是不想看到霍儿以后和你一样处于危险之中,现在宗派林立、实力强大,朝廷却要与之对抗,这是多危险的事情。而且,当今太子,似乎有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心。那可是儒家,是宗派最为反感、痛恨的一个钉子。等霍儿长大了,可是要为当今太子效力,那时的朝廷更是宗派之敌,我怕霍儿他有危险!”

霍光听着妇人的话语,脸上再次显出了毅重,对着妇人说:“我知道你当心霍儿,但朝廷要做的事,是给天下一个安宁,更是为了全天下的人民有一个安全、美好的环境,是为了让天下的孩子都能幸福的成长。霍儿如果不学武或许可以躲避危险,可以好好的成长,但天下其他的孩子又怎么办?我知道你担心霍儿,但霍儿既然生在了这个时代,生在了这个朝廷,生在了我霍家,他就必须担当起这份重任,这是他的命。但你也不必太过担心,我霍家的子弟要认命,但更要改运,霍儿其实天纵奇才,只是屡屡生病我才没让他练武。他若踏足武道将来一定少有人敌。你就不要再反对了。”婉儿的眉头渐渐放了下来,眼睛缓缓地闭上似乎正在做一个艰难的决定,良久婉儿的眼睛睁开了,看着霍光说道:“我其实不反对,只是很心痛。就让霍儿担当起这个天下吧,不过这个星期你不许教他练武。”霍光听着婉儿的话语,脸上重新出现了笑容“好,就让霍儿休息几天。婉儿啊,说来先生取的这个名字还真是土鳖,啧啧~霍去病,先生可真是没文化啊。”

听到这句话的霍去病,瞬间从窗边跌了下来“哼,霍去病这个名字土鳖?!你才土鳖呢!想我冠军候霍去病,在大汉是多大的名头,在匈奴是多大的威慑。你居然说他土鳖,就算你是我爹我也记下了。不过霍光这名字好像是我侄儿的,嘿嘿。还有,娘说当今太子有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理念,还真是让人感慨。也不知陛下现在过得怎么样?霍嬗又如何了?你们知道吗,我霍去病重生了,而且这个世界似乎比大汉还要刺激,请你们祝福我在这个世界再创一份功业。”

第二节开始习武

一周后...

霍家的院子里,站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清晨的阳光照在两人的身上,给他们撒上了一层金色的粉末。霍光神情肃穆,看着霍去病说道“天地间充及着无穷无尽的强大元气,这些元气我们看不到,却真实存在。武道修练的第一步,就是要把天地间无形无相,却无处不在的磅礴元气吸引到体内,淬炼身体,打好武道的基础。只有肉身强健了,才能容纳更强的力量。”

霍光以自己的修练为基础,详细的向方云解说自己的武道经验:“元气境最快的修练方法就是打拳,身随势走,同时控制呼吸,让天地元气慢慢的渗入体内。这套‘奔马’是霍家打基础的武学,极为实用,而且等你武学练到高深之处,你就可以从中感受到一种叫做武道意志的东西。‘奔马’的高深境界就是能模拟出万马奔腾的气势,再坚实的防御也会被万马给撞碎,撞散。现在,我演练一遍,你注意看好我的动作领悟其中的气势。”(我承认,这一段我抄袭了皇大的第五章)

说着,霍光开始演练,他全身的肌肉都在移动着、编排着。落在霍去病的眼中,霍光此时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万匹战马正在不停地奔走、列阵。忽然,霍光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似那万匹战马已经集结完毕。但这停顿只是小小的一刹那,继而是万马以三角阵势冲出,霍光身边的土地一下子抖动起来,真的如万马踏过,身边的空气也在撞击着、摩擦着发出“轰隆隆”的声响,拳劲合着这声响打了出去,在半空中显出了万匹战马的身形,这些战马身披重甲,四蹄飞驰,有一种必破敌阵的气势,在这些战马面前一切的敌人只会成为马蹄下的肉泥。“砰”一声巨响,拳劲撞到了一块大石,把大石撞的四分五裂。

在这时,霍光身形一扭,又是万匹战马奔出。这次的战马成包夹队形,迎上了空中分裂的石块,从四周撵了过去,大大小小石块变成了一地粉末。

霍去病看着霍光一遍又一遍的演练,脑海中一下子被前世的战争场面充斥了。既有孤身带军冲入匈奴境内,铁蹄踏王城的场景,又有帅十万兵马与匈奴单于正面硬抗的画面。渐渐的霍去病身上散发出少年虎将的气息,而且越来越盛,身体跟随着霍光一起移动。“奔马”的拳意在霍去病身上一点点的壮大着。突然,似乎是达到了一个临界点,霍去病周遭的土地也开始抖动起来,身边也有了轰隆隆的声响。而且这份声响比霍光更为灵动,更为宏大。兀的,拳劲从霍去病身上冲出,在半空也形成了万马奔腾的景象。只是这万马的对面也凝聚了另一只部队,两只部队在半空中相交,一圈起浪从中心爆发开来,把整个院子里的花草吹得七零八落。

霍光看着纷纷扬扬的叶子,一脸的震惊!这时,婉儿从屋内气冲冲的走了出来对着,对霍光张口呵道:“霍光!!!你怎么答应我的,一周内不交霍儿练武!你看看,这是第一次练武就能搞出的破坏吗,比你的都要很?说,你让霍儿练了几次‘奔马’了?”霍光被这声巨喝叫醒了,一脸委屈的望着婉儿:“婉儿,这真的是第一次啊!你儿子太变态,我也没办法啊!”“霍儿不是你儿子啊!你居然还说他变态,这真的是霍儿第一次练拳?”“千真万确!”婉儿,走到了霍去病身边,脸上满是欣喜但眼神深处确实浓浓的担忧“霍儿,娘没想到你的天赋如此之高,但你也要记住——上天给你的这份天赋,是从别人身上夺来的,你也要因此承担起保护他人生命之重担,更要为他人的幸福努力一生,你必须准备好!”霍去病看着婉儿,心底泛起了层层暖意,也让因死亡而蒙尘的心重新恢复了明净:“娘,孩儿有这份觉悟。”婉儿淡淡的笑了,转身回到了屋内“你们继续吧”。

第三节太子

三个月过去了,霍去病的武道练习一天都没有断绝,却是以惊人的速度踏入了气场级。这天霍光叫住了霍去病“霍儿,今天爸爸带你去见地位很高,很有才华的人,他对你很感兴趣。”“哦?是谁啊?”霍去病对此有些不屑。倒也是,以霍去病的阅历和前世的身份,在这个世界上对他来说没人算得上有地位。“是当今太子,你不要不屑,你虽然天赋极佳但太子绝对是个能让你敬佩的人”霍光看出了霍去病的不屑,一脸严肃地对霍去病说。“好吧,爹爹我跟你过去”。

这是一座装饰奇怪的房子,房子整体的颜色是浓浓的赤红,与周围的淡青色屋体有着明显的对比,朱红色的大门下是高高的门槛,丝毫不用怀疑这门槛可以用来做弓箭手的掩体。但这些还不是这座房屋最奇怪的地方。在房屋之下有一层厚厚的土基,把房屋与周围的环境完全分离开来。时不时的有一两个贵族公子走过,对这房子投出奇怪的目光。

现在,霍去病和霍光就站在这房屋的前面,里面住的便是他们此行所要拜见的人——太子

看着这座奇怪的房屋,霍去病的心里却是有一种深深的激动,但碍于父亲在旁又不好发泄出来.于是就看见霍去病的脸慢慢的,慢慢的变红了,和那座奇怪的房屋变成了一种颜色。是的,那种风格就是大汉的风格,是大汉皇宫的风格。不由得,霍去病对这位太子的身份充满了好奇,眼里闪出亮若星辰的光芒,恨不得一脚迈进屋子里,看看那位太子到底是什么人?

“霍儿啊,那就是太子的住所了。虽说太子很英明,但他的房子却是有些标新立异。为此,朝中的那帮儒生没少拿这房子做文章。不过要我看这也没什么,凡是大人物不都会有些格色的脾气。就连你这个小屁孩,不也看什么都会有不屑的眼神吗?但你这毛病要改上一改,等你以后事业有成了再说。”霍光看着这房子,不由得一阵感慨,顺带也教育了一下“小屁孩”霍去病。说完霍光扭头看向了他的儿子“霍儿,你怎么了?怎么脸那么红?”“爹,我没事,咱们快进去,快进去。”说着,霍去病就向房子快步跑去,差点没被门槛给拌着。“诶,这孩子,我霍光又要给太子笑话咯~~~”

不一会儿,霍去病就将霍光甩开来,虽说是第一次来到这座房子里,但霍去病却是那么的轻车熟路,一座座亭台,一方方水池都被霍去病拉在了身后。这些建筑虽说不算精美,但却有一种大气之感。可这些并没吸引住霍去病,不一会霍去病就到了房屋的中心,一座端正的房间。

“谁会是太子?是太子吗?还是王爷?亦或是丞相?还有可能是————陛下!”站在那类似于未央宫的房间门前,霍去病一边缓和自己那急促的呼吸,一边猜想着太子的身份。在呼吸趋于平稳后,霍去病整了整衣冠,迈着方步走进了“小未央宫”。一个身材挺拔的人正背对着霍去病站着,在那人面前是一幅地图。霍去病仔细端详着那人,他身子并不算高,但却给人一种伟岸的感觉。在那人身上披着一件宽松的火红色大袍,在腰处被一根黑色的带子束起,头上是一个黑中镶金的发冠。这身装扮虽然不是当朝皇族的打扮,但却让人觉得,那人是上古的某位帝王转世。

霍去病看着那人的装扮,已经平稳的呼吸又渐渐急促了起来。随着视线的转动,霍去病的目光定格在那幅地图上。那一瞬间,霍去病的呼吸停止了,只见那幅地图上画着一座城池,在地图的上方端端正正地写了两个隶书大字“朔方”。

那人,缓缓回过头来,看着台阶前的霍去病以无比期待的语调缓缓唤了声“霍去病?”

-----------------moonel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