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回府

“娘失踪了,媚霜你先说清楚。”冰烟面整问道。

媚霜深呼吸:“主子,属刚要去找夫人用晚餐,可是发现夫人不在房中,之后属又去外面找找,还是没有夫人的踪影,便叫人去找,可是奇怪的是所有人都说没见过夫人,也都不知道夫人的去了哪里。”

冰烟眉头皱:“所有地方都找过了?”

“几乎都找过来。”

冰烟眸子眯,程雪并不是个做事没有分寸的人,再说这么大的人了,去哪里都会找人知会声,这样无声无息不见了,事情就绝不简单啊:“再仔细搜搜看。”

“是,主子。”

“伯母不见了?”他们的关系,般早午晚饭都是三人起吃的,苍云过来正好听到这段话,冰烟点点头,苍云冲着黑宇摆手,便也派人去找了:“你先坐来,伯母应该不会有事的。”

冰烟深吸口,突然冷笑起来:“其实我心中已经有些思绪了。”

“丞相府?”

冰烟眸子沉寂:“**不离十吧,所以这丞相府我还真得去趟。”

“你现在去?!”苍云不赞同,却也没多说,这程雪刚刚失踪了,作为女儿,冰烟岂能不做什么,他若是这么阻止反倒让冰烟不好:“我陪你去。”

“不,师兄若是去了,事情反而会麻烦了,这事情就得我去。”苍云皱眉:“那我派几个人跟着你。”

冰烟点点头,这时候可不是玩虚的时候,能多些人保护,她的安全才能更加保障,刘乔楚自然是不能带去,媚霜、苍云派来两个步子极稳的女子,看便是练家子,并且她还带了四个男属,在媚霜又让人翻找了遍,没有找到后,她带着这些人去往丞相府。

刚来到丞相府,冰田便站在外面,笑着道:“二小姐您府了,快请进,您走之后,丞相他思念过甚,您住的院子,直严令摆设不许任何人碰,除了每天固定的打扫人,都不让人接近,可见丞相大人对二小姐的在意啊。”

冰烟面表情淡淡,并没答冰田的话,那冰田也不在意,笑的更加讨好:“二小姐……”

“先去大厅。”冰田愣,却是不敢耽搁,直接带着冰烟过去了。

来到大厅时,那冰恒、方氏、宁姨娘、黄姨娘与白姨娘都已经坐在这里了,就连方氏心中在不乐意,面也都带着丝不自然的笑意来,冰烟却是冷眼抬看着冰恒:“我娘呢!”

“烟儿真是个乖巧听话的孩子,瞧瞧这进屋里便喊人,烟儿快过来让娘好好瞧瞧,这段时间可是委屈你了,在外头哪比家里,当真是瘦了圈啊。”方氏听,却是笑的分外慈祥。

冰烟不为所动,只是紧紧盯着冰恒道:“我娘呢!”

冰恒皱眉:“你这孩子才来,快去休息吧,那福来酒楼可有什么需要收抬的,没有的话我这就安排退房什么的,你缺什么都跟你娘与几个姨娘说,这家就是自己家,以后可不能再任性跑出去了。”

“我娘呢!”冰烟只重复句,让冰恒面沉。

“我娘呢!我不想再说遍,马将我娘交出来,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冰烟眸子越来越冷,若是来之前她还不是全然确认程雪的失踪与冰恒有关,现在也完全确定了。

“你这是跟父亲说话的态度吗?”

“我现在只想知道娘的落,你们想什么我知道,不过也不要将人都当成傻子,当初你们怎么对我们的,不是什么事都笑笑笔带过就行的。”冰烟嘴角微勾,嘲讽的道。

宁姨娘闻言,笑着道:“二小姐啊,之前的事情,老爷或许是有失当的地方,可是当爹的哪能不疼自己的孩子,您可真是错怪老爷了,都是父女两个,哪有什么隔夜仇呢。”

“是啊二小姐,您还是先住来休息吧,都是家人,谁都不会希望谁出事的。”黄姨娘也讨好的笑着。

冰恒面色缓和:“程姨娘之前因为过于思念府里,所以自行来了,本来还想给你打声招呼,你这不是来了吗,既然都来也别闹脾气了,快房间休息吧。”

冰烟眸子冷沉,唇紧紧抿了记,转身向外走去,那里立即有人带着冰烟院子。

“哼!看她那像什么样子,简直不像话!”冰烟刚离开,方氏便忍不住怒道。

宁姨娘也叹息了记:“二小姐到底不是原来的二小姐了,现在身份可是大大的不同,夫人您这话可不话,我们这好不容易让二小姐府了,若是再给气跑了,呵呵呵。”

“你如此看我是什么意思,你在指责本夫人吗!”方氏横眉冷对,怒望着宁姨娘。

宁姨娘没说话,只是那眼中分明就是如此,方氏气极,握着椅柄刚要坐起来骂,那冰恒已经皱眉道:“好了,烟儿才来,你还要闹什么,我话可摞在这里了,你们都知道宫里的消息,若是烟儿能进宫,对于咱们丞相府可是大大有利,不论你们之前有什么恩怨,现在都要让着她,都要以她为主。你没事便去看看旋儿,听说她最近有发脾气了,再这么去,我看那皇子正妃,她也不用做了。”

方氏面铁青,紧紧咬牙,低声道:“是,老爷教训的是,妾身自会约束的,烟儿到底是我的女儿,我岂能不疼她呢。”

只是这话说的谁也不相信。

冰烟走在小路,头却突然扭,向另侧望去道:“大姐脚刚伤到,我此次府岂能不去看看呢,前面带路吧。”

那人有些犹豫,只是冰烟进府之前,冰恒都找人命令过,冰烟入府之后绝对要善待,不可以出差错,人立即应声带向冰旋的院子,路见到冰烟的人人纷纷露出惶恐的样子行礼。

“二小姐,奴婢先请示大小姐……”冰旋的个丫环说道。

冰烟却是轻笑:“用不着!”

“砰!”

“啪!”

冰烟狠狠脚踢去,屋里的冰旋正在喝药,这异响,让冰旋吓的哆嗦,那药整个翻在地,响起道脆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