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易读小说
易读小说 > 女生小说 > 丧尸不修仙 > 第一千九百九十二章 你想不想死

夜溪看直了眼,吹气幻人——

“我要学这个。”

刎看她一眼甚是无语:“创世都会了这个还不会?心里想着吹口气便是了。”

夜溪心里想着月中嫦娥,吹了口气——啥也没有。

刎看着,很一言难尽:“忘了,你没神息。”

好嘛,界都创了,神力还是没有。

“对了,你创了个什么样的世?给我瞧瞧。”

夜溪老成一叹:“等等吧,我的世创大发了,不能承受之重,先缓缓。眼下,倒有一事请你帮忙。”

刎惊悚:“这么客气?莫不是要我的命吧?”

“哈哈,开玩笑,自家人,我要你命做什么。”夜溪拍着他的肩,憨笑,刎更不踏实了,就听她道:“我要你的魂呀。”

啥?

有什么声音响起,比叮叮当当混一些,比铿铿锵锵脆一些,好奇怪...的感觉。

刎低头一看,脑袋一飘,实际上,他真的飘了一下,透过夜溪按在他肩上的手掌,飘了起来,生气瞪着眼。

夜溪道声不好意思:“我这就给你装回去。”

刎很生气:“你竟敢用生魂链拘我的魂!”特么的还成功了,更生气另一点:“你敢对我用魅术!”还特么的成功了!

他已然是个废物了吗?

夜溪笑着纠正:“不是魅术,是催眠,我很少用的,也很久没用了,忽然想起试一试,没想到仍管用。”

刎气:“是我没防备!我与你交心,你却负我!”

夜溪嘴角抽抽:“注意你的措辞,谁跟你交心,我还是个花朵般的小姑娘呢,你我永远用不上‘负’这个字。”

刎:“给我解开。”

“等等,我先观察下。”

夜溪牵着链子,围着刎转了几圈,新奇不已。

刎黑脸,感觉自己是某种长毛的动物。

“刚才什么感觉?”

“没什么感觉。不是不防备你,我定然不会遭你暗算。”

“暗什么算呀,说得多难听,我没把你怎么样,也不想把你怎么样。才得的好东西第一个给你用呢。”

“呵,我还得感激你不成?快给我解开——不过,你怎么有生魂链,你怎么能用生魂链?”

夜溪洋洋自得:“告诉你,我现在可是冥子,阴冥之子。”

刎愣住,半天才眨了下眼:“阴冥之子?是我理解的那个阴冥?”

“不错,正是你想的那个,地府第一老鬼,求着我给我当爹呢。”

刎撇撇嘴:“那么大的殷勤,所图不小呀。快给我解开,跟我好好说说分开后你们都干了啥。”

夜溪解下生魂链,刎嗖一下回到身体里才对她道:“不愧是鬼链,你干~爹亲手炼的吧,不然我不可能毫无所觉。”

夜溪白他一眼,请注意用词保持大环境和谐。

“说是比他实力弱的拘魂无阻。”

刎脸一黑,这话是说谁?但不能不承认阴冥的厉害。

“有了这链子,绝大多数神族对上你便是灰飞烟灭。”

夜溪将链子缠回腰间:“那也架不住群殴。”

刎却摇头:“架得住。”

夜溪啊一声,这么生猛?

“别忘了,阴阳不互通,你呢,钻了个大漏洞,这是生魂链,地府出的,按说不能对神级的活物用,但你却能使。也就是说,你可以用这个对其神魂进行攻击,可他们呢,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反抗也是徒劳。”

刎坏笑:“有意思了,一个阴冥的人,可以对阳界之神出手的人,有着那样一个靠山的人,本身本事也不差的人,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带着天下必争之利的人——”

“闭嘴吧你。”夜溪黑线打断:“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个多头怪物呢,好好说。”

好,好好说。

刎莞尔一笑:“要乱了。”

夜溪冷眼:“要乱了你很开心?咋?要趁火打劫灭神龙?呵呵,别做梦了,神龙一族是我家无归的。”

刎一惊:“你要他做族长?”

“最好不过了。”夜溪给他算:“地府站我这边了,阴对阳,我就有了一半的胜算。假如宝宝控制末始归顺我,便代表了下神界,然后无归掌了龙族,凤屠掌了凤族,空空掌了獬豸,苍枝掌巫族,王子燎掌鲛族,明禅他们掌佛门,金锋几个掌人族,妖族让几个小的去?还有魔族,谁去合适?蛇王?还有——”

刎开口:“哈,那就不用战争了,全世界都是你家的了呢。”

想得真美,你咋不直接洗洗睡呢?

“友情提醒,各家各户都有重量领头级大佬在创世轮,互相干系深重,不是换个小年轻当族长就能分裂的。想当年我还没跟全天下对着干呢,没让龙族冒天下大不韪呢,结果呢,被赶出来了。”刎自嘲:“别把神族想得太简单也别把世人想得太干净,你想将他们摘出来,可惜啊他们已经是烂泥本身了。”

“再说说你所谓的一半的胜算,我只想说——你是猪吗?”

夜溪瞪眼。

“我说的不对吗?阴界能干个屁,哟,这时候你不说我还以为阴界对阳界多和乐融融呢。原来是要对着干啊,可他们能干什么?真能干什么用得着忍到现在指望你?所以,指望不上。”

“创世轮只能在阳界解决。”

“你看吧。”

刎一拍手:“看吧,你觉得能指望的全指望不上呢,还不如我能帮得上忙。”

夜溪气闷:“你帮得什么忙,本就是你该做的。”

“是,我该的,该你们师徒俩的。”刎:“说来听听,怎么就成冥子了?别被算计了吧。”

反正刎已经上了贼船下不去了,没必要瞒着他,便是她说了他不能听的,不是还有竹子来收拾嘛。

夜溪没隐瞒,说自己创世,说地府主动找得她,说竹子将萧宝宝抓走了。

刎靠在柱子上,抱着胳膊,乌发白衣,红唇弯弯。

“真要乱了。”

笑容里有些沉。

夜溪大咧咧将人肩头一抱:“跟着我混,保你——”

一时没说。

刎本笑着听她吹,但见她久久不说话有些慌了,天哪,他上了贼船还是保不住命吗?

夜溪:“你想不想死?”

刎翻了个白眼,废话,当然不想。

“不然你考虑考虑?我可是冥子了,你死一死,我给你安排个更好的来世,一定让你做神龙族长。”

刎忍了又忍,没法儿忍:“所以,用来生来许我,这辈子非得用死我是吧?”

夜溪:“你激动什么呀,我是想告诉你,无论你活还是死,我都能让你风风光光。”

刎呵一声:“谢了,我还不想死。”

夜溪便道:“行,一定不让你死。”

说着提起手指细细写了个字符在空中,写完后又在其上涂涂抹抹,描边儿似的,很细致。

刎:“你契我?我告诉你,卖命可以,自由不行,绝不行。”

“知道知道,你是追求自由的小鸟。”夜溪随口应和一句,道:“不契你,是伤害转移,致死的伤害全转移我这里来。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还加了条。万一,万一你死了,你的神魂,第一到我这,第二到地府,我这或地府都不能入的话,我帮你设计了个封印,封存。除非我死谁也不能破。你觉着如何?”

刎听得一脸复杂:“转移到你身上?也不称称你几斤几两,我都扛不住,你岂不是更要——”

夜溪笑,挤眼:“因为我是冥子呀。我本身便是死亡,谁能让死亡死亡?让我活吗?我谢谢他。”

© 2019 易读小说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