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uu小说
uu小说 > 网游小说 > 吻安,封先生 > 46.大佬独白

自从办了一个雇佣军的公司, 年纪轻轻的少年们, 每天都与战火打交道。

虽然射中靶心的技术越发熟练了, 可惜心里的压力也愈发的大了。

封焱再没办法顺利入睡, 一闭眼就是漫山遍野的尸体,血流成河。

虽然知道自己只是这场战争中最纯粹的商人, 但眼睁睁地看着那么多条生命在自己面前逝去, 还是让他无比有压力。

从一开始想要救更多的人, 哪怕分文不收,但随着因为自己的心善导致队友逝去,就觉得人各有命,他去救他们, 只会让自己的手足们陷在危险里。

人都是自私的。

比起陌生人,他的队友才更需要他的在意。

失眠是好不了了。

这天, 他躺在草地上, 抬头望着雄鹰叼着猎物飞过。

他比了个拍照的手势,随后方框里出现了封则安的身影。

封则安直接躺在了他的肚子上, 拍了拍他的胸口:“唉,有个地方要不要去?”

“我只想睡觉,起开。”男生推了推他毛茸茸的头。

“别啊, 你腹肌舒服。”封则安笑得十分明媚, 然后朝天空喊了几声:“封焱!跟我来柯桑开心吗!”

“开心个鬼。”

“所以啊。”封则安扭过头, “晚上陪我去一个地方, 说不定你就开心了。”

“什么地方。”

“这里的黑市, 可以拍卖到很多市面上没有的东西。”

“比如?”

“女人, 古董,你想要人命都可以拍卖。”

“那我过去一定把你这个跟屁虫给拍卖了。”

俩少年互相对视一眼,一起起来朝停机坪的方向跑,打打闹闹,豪无所谓。

从此以后,黑市就成了他们经常去的处所。

他们还认识了一个叫顾沉见的大哥哥。

他们都是华城来这的。

他们一起喝酒,一起谈未来的梦想。

可是一切都在封焱拍卖到一首钢琴曲的时候,变了。

那时候的封焱并不知道谈钢琴的人是顾沉见的妹妹,也不知道顾沉西会喜欢自己。

更不知道,顾沉见深爱着他那个从小从战火里捡回来的妹妹。

他疼顾沉西疼到了骨子里,顾沉西要什么,顾沉见没有什么不给的,还请了世界级的钢琴师来教授顾沉西学习钢琴。

也是那天他没去黑市,让偷偷溜到黑市玩的顾沉西被人误当做了可以买卖的对象。

顾沉西不能开口说话,只能弹钢琴曲吸引顾沉见找到自己,可是一曲钢琴却让封焱睡着了,心里无比宁静得睡着了。

于是封焱聘请了顾沉西回去当自己的助眠师。

男人一贯没心没肺惯了,没有预料到少女对自己的春心初动。

他每天都会躺在柯桑美好的阳光下,让顾沉西在一旁弹琴让他入睡。

他不知道的是,每当他睡去,少女都会看着他温柔地笑。

然而少女也不会知道,另一个多情种封则安会在角落看着他们。

因为知道顾沉西喜欢封焱,他主动退出了他们之间,成为隐形的第三个人。

不去打扰封焱,不去打扰顾沉西。

他默默守护着他们。

后来,顾沉西消失在了柯桑里。

封焱自然是没有发现的,但是一直关心着顾沉西的封则安是发现了的。

于是他努力搜寻着顾沉西的踪迹,一步步跟着他放在她身上的那则忽明忽暗的追踪器,远离了柯桑,来到了柯凡。

闯进柯凡,顾沉西的住所。

他在深夜里看到了顾沉西被顾沉见压在窗户上狠狠吻着。

隐约还能听到顾沉见的愤怒:“喜欢我就那么难吗,顾沉西,你冷漠得想让我毁了你。”

“我是……不会喜欢你的。”

下一秒,男人直接撕开了顾沉西身上的连衣裙,狠狠吻着她。

封则安见了,立马拿出枪朝窗户那射出一枪。

玻璃碎裂的声音,还有全城响起的警报,充斥了他的感官。

顾沉见立马拥住顾沉西将她护在身后,一边掏出枪对准了封则安。

封则安并没有离开,他来,是找顾沉西的,是要带顾沉西走的。

后来,封则安被收押,封焱来谈判。

他们与顾沉见的矛盾就此展开。

后来,封焱带封则安离开。

顾沉西偷偷跑出来,要跟他们一起走。

三人又回了柯桑躲了好一阵,知道顾沉见来要人,不然直接开战。

顾沉西为了柯桑的孩子们不受到战火的伤害,只能回去。

后来封则安去救。

结局一死一伤,一疯。

封则安虽然没死,却也变成了植物人。

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变成这样,又死了一个朋友,封焱恨极了顾沉见。

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报复他。

帮封则安去华城退婚的时候,他在时家看见了一张照片。

与顾沉西十分相似的一个小姑娘。

顾沉西是死了的,毋庸置疑。但这个小姑娘与顾沉西的七八分相似却叫人吃惊。

他询问了一下时念的来历。

原来是时家的父母领养的哥哥家的孩子。

哥哥家出国义演遇到战火,只有因为生病留在华城的时念逃过一劫。

他们就把年纪小的时念留在身边当亲生女儿养。

得知时念身世,封焱只冷漠地在心里凝结了一个计划。那时候他计划好了所有,就是没有计划好……他会对时念一见钟情。

在阿尔斯特镇的那一晚,星辰遍野。

他看着搭着简单却满是情调的台子,等待着好戏开场。

夜黑下来的第一个节目,便是一曲《sleeping dove 》一首曾经陪伴他无数次睡眠的曲子。

冷光灯打在那个穿着小纱裙的女生身上,娴静美好。

与顾沉西虽是相似,但或者是成长环境不同,她满是华城女孩的羞涩与温婉。

他曾经觉得母亲是华城最好看的人,可是看到时念的时候,却又觉得她也是配得上最这个字的人。

最温柔的女孩。

心动在那一瞬间。

男人动了二十五年来,从未动过得心,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年。

他决定趁着一切没有发生的时候,力揽狂澜。

然而错误一旦开始犯下,那就几乎不可挽回了。

时念离开他的第一天,他开始酗酒麻痹自己。

第二天在拳击场打了一天的拳。

第三天他回了柯桑。

没什么要紧的,就是想要将顾沉见弄死。

从那一天起他就开始安排布置。

要把欺负时念的顾沉见死死压制在这里。

再后来,顾沉见被他逼得不行,从华城回来了。

哪里开始的就在哪里结束。

封焱一人闯入柯凡,拿着枪抵在正在办公的顾沉见后脑处。

“疯够了吧。你毁了时心,也就是沉西,还想毁了念念?”

顾沉见合上了书,声音低沉:“你知道,沉西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吗?”

“什么?”

“她说,她喜欢过我,可是我总埋头在各种战火里,她就渐渐的不爱我了。我错过了她。后来我又爱上了米媛,她说她从未喜欢过我。”顾沉见扭过头,“难道我不配得到哎吗?”

“对,不配。是你亲手将所有人推开。”

原本他们至少可以是朋友。

顾沉见深深看了他一眼,直接握住他的手,按下了扳机,饮弹自尽。

一句话都没有留,带着这个世界自己最深的遗憾一开。

枪声引起了整个柯凡的恐慌。

所有人都朝封焱涌来。

披荆斩棘着杀出重围中,男人的深色衣服由干变湿,不知是汗水还是血液。

他的后脑勺被人猛砸,而眩晕过去的那一刻,他满脑子只剩下了一张笑靥。

“念念……”

两年多的治疗,并没有让他的脸盲症好全。

有时候记不得一分钟前刚遇到的人。

始终只记得那个女孩。

他想他一定要找到她。

回到华城的几天,他都在打探她的行踪。

最后查到她会去参加纪翎的婚礼。

拿了当初的定情信物的同款红宝石切割成两个耳环,装上定位器,交给纪翎,要她帮忙戴到时念耳朵上,方便他随时找到她。

纪翎看着他一脸暧昧:“没想到还真是忘不了她,放心,一定帮你。”

封焱点头,只等着晚上的鱼儿自己上钩了。

事实证明,那一夜,很愉快。

可醒来后,床上再没有时念的身影,他匆忙追出去,衣衫不整,却也顾不得,只能盯着那站在岸上朝游轮挥手的女孩。

“时念,你只能是我的,我一定会把你带回到我的身边。”

再后来,他将她困在自己家三天三夜。

每一夜都是尽兴的,让她感受到最完整的自己。

他在那几夜甚至有想过,如果她开始恨自己了该怎么办。

没怎么办,只有她在自己身边,那才是他想要的。

只是没想到她会想要自己死。

肩膀上伤口的血喷涌出来的时候,他感受到了她的恨意。

那一刻,他觉得自己错了。

或许时念是真的不愿意再与自己在一起。

放开了手,等着一个月后回柯桑。

准备在红地毯的时候,跟她好好道个别,穿着最正式的西装,道最正式的别。

只是没有想到,一切都有回环的余地。

他也能继续留在她的身边。

然而这一次,他就再也不会放手了。

就算是被她恨死,也绝对不会放手了。

© 2019 uu小说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