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uu小说
uu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用余生换你爱我 > 第661章 完结篇(我用余生换你爱我)终章

到霍家门口的时候后面还跟着骑摩托的交警不说,竟然把救护车都落在了后头。

霍少寒亲手将我抱上了救护车,一直攥着我的手,不停的揉搓着,紧绷的肌肉一张一合的,看上去比我还要紧张。

阵痛的感觉一次次袭来,我顾不上同他说话只能紧紧咬着咬肌不吭声。

他看我难受就干脆将我的嘴巴掰开,将自己的胳膊递上来让我含着。

天晓得我哪里舍得就这么一口咬下去,女人生孩子这种事,男人再感同身受也是不能够体会到那种痛的,他不知道我如果真的咬了,一定要咬掉一块肉才罢数。

一路推到产房的时候,骨缝已经开到了七指。

到了这个节骨眼,说生就生了。

霍少寒被助产士推到门外等着,他却直接就闯进了产房。

当时那场景简直尴尬,一个产房里躺着四五个即将临产的女人正在拼命挣扎,霍少寒刚迈进一只皮鞋就知道自己冲动了,闪身退出门去就差点踉跄摔倒。

然后外面就传来他的怒吼声,“沈一鸣你怎么搞的!说好的vip产房呢!到底还能不能让我看着自己老婆生孩子了!”

再然后我就看到有两三个医生护士着急的朝我奔过来,要将我推到专门的vip产房,据说沈家的私人医院十分高大上,vip产房更是多少人花钱都预定不上的,不带老公可以陪着,可以录像,还能享受被几个护士围着细心照顾关心的待遇。

可现下……

“来不及了!医生,疼,疼……”我此时的样子,一定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最后干脆就抓着手里的病床差点疼的昏厥过去。

迷糊中,也就被推到了vip产房。

只可惜,真正生产的那个人,并没有精力和心情来欣赏产房的奢华,我所有的精力就集中在如何用力上。

在医生的指导下,终于,一鼓作气,我听到了孩子的啼哭声。

“是个男孩!”

“是儿子!”伴随着医生的通告,霍少寒也激动的一把攥住了我的手,眼神里流露出不可自抑的喜悦,“叶子,你听到了吗?是男孩!”

我用力的点头,奈何太劳累只能做出很小的幅度,嘴角轻轻的上扬,心里是从未有过的满足。

在医院待了三天就出院回了霍家。

霍少寒一直念叨着医院的味道太重,这里条件不好,那里设施也不好,好像真的有多亏待自己儿子似的。

这几天来除了吃奶,儿子的拉撒全是霍少寒亲自管。

我倒是奇了怪了,原本那样一个不可一世的霸道男人,怎么会心甘情愿的弯下腰来给儿子换尿布的?

可偏偏霍少寒就真的乐在其中,好像能给他儿子换尿布,是多么天大的恩赐!

回霍家的那天,整个霍家都出来迎接,我差点忘了,我襁褓中的婴儿,非但是我跟霍少寒的爱情结晶,还是整个霍家的未来!

霍少寒特意给我准备了一件长到齐地的披风披在身上,怕我受了风寒,我拽着衣服进门,就在一片热闹非凡中看到了滕素兰。

“妈,你回来了?”我惊愕的望着眼前依然精致无比的女人。

滕素兰一身紫蓝色的旗袍,端庄秀丽的站在我面前,看到我进门,难掩嘴角的激动就冲上前,“快过来让我看看,哎哟,这长的就跟小猴子似的,跟寒儿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佳宜,辛苦你了……”

我淡淡的摇头,“应该的,妈,你回来就好,咱们一家人总算是团聚了。”

滕素兰幽幽的叹气,“是啊,团聚了,团聚了,就再也不分开了。”她说,“这后半辈子啊,流离漂泊了太久,如今老了,是该安安生生的过日子了。”

后来我跟滕素兰一起推着儿子去院子里晒太阳的时候,其实问过她,“你真的不后悔跟路景涛分开吗?毕竟,那是你们一辈子都没能追上的爱情。”

滕素兰就盯着院子里的一束蔷薇,眯起好看的眼角,“佳宜,你说什么才是爱情呢?其实到了我们这个年纪,应该懂得爱情是可以放在心里守着的。如果我们一定要为了自己的爱情而毁了子女的前程,那就真的太自私了。母慈子孝,母不慈,又何谈子孝呢?”

至此,我再也不能否认,滕素兰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母亲!

抚着儿子的脸,我不由抬眉挑了她一眼,“妈,给孩子起个名字吧。”

“钦,就叫钦吧。”滕素兰眼神飘向远处的云朵道,“你看这孩子眼睛转的多快,精灵的很,愿他将来无论怎么立足于世,都可以让世人钦佩!”

“钦?亲……亲亲,你听到了吗?奶奶给你起名字了!”我抱着手里的小钦钦快活的摇动着他的手臂,好像这一辈子都能快活下去。

隔年,发生了一个奇迹,江姚生下了她的第二个孩子,是个纯白可爱的小女儿,用沈一鸣的话说,她眨眼睛的样子简直要暖化了人的心。

从他们两个相视而笑的目光中,我可以看的出来,江姚的余生,终得以平稳。

小钦钦也长大了,忙活着学走路,歪歪扭扭的煞是可爱又揪人,我们一大家子排成一个庞大的队伍跟在他一个小屁孩的屁股后面,就生怕他摔着,可这小家伙就是争气的很,十一个月就把路给走稳当了,还有模有样的,把我跟霍少寒都给高兴坏了。

我的婆婆滕素兰彻底从霍家夫人的位子上退下来,丢掉了女强人的身份,乐得自在的窝在家里看孩子,逢人就炫耀她有一个乖孙子。

路景涛不知何时就突然看开了,一心扑在了事业上。

叶佳音被他给招回去了,他顾忌脸面还是让她叫路菲的名字,把手底下大半的产业都交给了鹤立军。

鹤立军原本就是个挺有能力的男人,有了本钱和家业的基础,很快就将路家的生意打点的有模有样。

许是路景涛彻底死心了,出去也大大方方的承认我这个女儿和霍少寒这个女婿,还多次跟霍家有生意上的来往和合作,路霍两家,再一次在生意场上做的风生水起。

我偷偷去见了李璐一次,她现在找了一份音乐教师的工作,教小学生们谈钢琴、跳舞,安静下来的样子,是我以前从未见过的,安详,平和。

只是她坐在窗边弹琴的时候,目光总是会盯着窗外的某处,好像在眺望什么,又盼望什么。

我不知道她盼望的究竟会不会在未来的有一天到来,但我相信,岁月一定是打磨人性最好的利器。

拖霍少寒找了一份收费站的工作,不需要什么经验学历,也不需要受到谁的审视,五险一金,管吃管住,我欣然拿着用工合同找到了罗晶晶,就发现她拿着扫把站在街口,穿着一身环卫工的服装,正在认认真真的扫大街,那一丝不苟的样子,简直要让我认不出她来。

握在手里的用工合同紧了紧,我的目光就越过她看到了不远处的聂铭宇。

恰逢此时,聂铭宇也望过来,同我四目相对。

短暂的对视之后,他信步走过来同我说,“是我托人给她找的工作,你放心,五险一金,管吃管住。”

我狠狠的吸了吸鼻子,“叔叔……还好吗?”

他眯着眼睛缓慢又沉稳的说,“好,一切都好。”

两年后的春天,我重新踏上了歌手的舞台,再一次在这场乱世之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

新的歌手节目比赛夺冠落幕的时候,我举着话筒对万千观众道,“在这里,我要感谢两个人,一个,是我的丈夫:霍少寒,另一个,是我的师父:霍少寒!”

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时,霍少寒忽然冲上台去将我霸道的抱走,直接导致节目没办法录下去停掉。

出了广电大厦我就用力拍打他的胸膛,“干吗呢?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幼稚!”

霍少寒却不理我,直接将我丢进车里就一口气把车开到了跨海大桥。

望着那广阔的海洋,任由海风凛冽湿润的打在脸颊上,吹起纷乱的发,他说,“我才不管你是什么冠军还是家庭主妇,我就想我随时都可以搂着你一起站在高处,看一马平川,看汪洋一片!叶子,我想我真是爱惨了你,爱到骨子里。”

我感动的无以复加,胸腔爆满,嘴上却倔强的说,“少说那些唬人的情话了,现在说爱我,以后呢?能爱多久?”

“余生,整个余生够不够?叶子,我愿用整个余生换你爱我。”

“换?”我不解的挑起眉头,疑惑的盯着他英俊逼人的侧脸,“少寒,何须你换?”

早都不必用什么来换,我又何不是情根深种了。

霍少寒就在这个时候轻轻揽过了我的肩头,亲昵的将我搂在怀里,帮我抵挡住那海风,那湿寒,给予我所有的温暖,“你知道吗?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你趴在水里,简直狼狈难堪到了极点,可恰恰就是你的那种一无所有和孤独,让我觉得害怕,害怕你根本没有勇气在未来的有一天爱上我。那会儿我就想,我用余生换你爱我。”

我痴痴笑的泪目,少寒,那时候我心中想的,又何曾不是:我用余生换你爱我。

© 2019 uu小说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