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七章 乐进惊,曹操疯

弘农城,失陷了!

帛书上那短短的几行字,霎时间把乐进冻结在了那里。

弘农城不是在陕县的西边吗,黄河上也未曾看到过楚军的身影,楚军如何能攻陷弘农,难道颜贼那厮的士卒,都插了翅膀不成?

乐进惊恐,乐进更无法理解。

而当乐进看到信的结尾那几句话时,整个人更由惊恐,变成了全身的颤抖。

因为,乐进看到了,他心爱的儿子,为敌将黄忠阵斩的噩报。

刹那间,乐进有种肝胆将碎的悲愤。

“颜贼,竟敢杀我爱子,我乐进不斩你人头,誓不罢休——”悲愤之极的乐进,放声怒啸。

那一声怒啸,左右曹军皆为一震,他们自是深为惊恐,皆想乐将军的儿子不是在弘农城么,怎么会为颜良所害?

很快,士卒们便猜测到,多半是弘农城出事了,否则乐少将军,如何能为颜良所杀。

这惊人的猜测,转眼便令城头的曹军,军心为之大震。

城下处,颜良的狂笑刚刚收敛,眼眸中的杀机,已如烈火般熊熊狂燃。

“全军,进攻——”颜良手中青龙刀向前一指,长声一喝。

弘农失陷,陕城的敌军必定军心大恐,此时颜良不趁势攻城,还更待何时。

此刻,黄忠奇袭弘农城中的消息,已经遍传一军,诸军将士皆为这捷报所振奋,无不热血沸腾,杀机大作。

号令传下,鼓声隆隆,战旗摇动。

不用作任何的鼓舞,士气大振的将士们,咆哮着,挟着肃杀的威势,向着陕县城狂涌而去。

大军攻城,浩浩荡荡,城上的曹军都惊得是面色慌张。

悲愤中的乐进,这个时候才终于从丧子之痛中,清醒了过来。

望着忽然发动进攻的楚军,乐进突然间明白了,这几日间楚军的诸般举动,原本皆是在为偷袭弘农做掩护。

“难道说,贼军竟是翻越了南面的枯纵山,从背后袭取了弘农不成?”乐进终于觉悟,猜想到了真相。

只是此刻,他已没有时间细思,楚军的洪潮已逼城而至,他必须要先渡过眼前的难关才行。

“都他娘的动起来,给老子挡住贼军,谁敢擅退一步,杀无赦!”乐进放下悲愤,扬刀怒吼着喝斥士卒。

左右曹军在乐进的威胁下,只能强压下惶恐,勉强的鼓起勇气抗击。

一场激烈的攻防战,就此展开。

这一场攻城战,并没有持续多久,未到一个时辰,颜良便下令收兵。

颜良知道,弘农失陷的消息,至少要几天的时间,才能遍全陕县全城,对敌人的士气造成沉重的打击。

那个时候,才是颜良发起总攻的时候,而今日的进攻,颜良只不过是想炫扬一番武力,吓一吓乐进和他的曹军而已。

收兵回营之后,颜良便将弘农袭破的消息,遍示诸将。

众将无不精神大振,皆跃跃欲试,慷慨请战,争着想第一个攻破陕县,夺得大功。

颜良却也不急,叫诸将按定战意,且自休整,只待陕城之敌军心溃散后,再趁机攻城不迟。

当楚军上下,军心振奋时,一骑绝尘,直奔关中而去。

夜深,华阴,曹军大营。

大帐中,曹操睡得很香甜,自从移兵华阴后,曹操难得睡个安稳觉。

这也是因陕县的乐进守得固若金汤,颜良钝兵于坚城,近半月不得前进一步,这乐观的局势,让曹操心情大为放松,精神放松之下,自然是吃得香来睡得香。

熟睡中的曹操,嘴角扬起了一丝得意的笑意。

梦中,他梦见自己挥师东进,大破颜良,一雪前耻,将颜良的人头,高高的挑在自己的剑尖上,何其的痛快,何其的解气……

正梦到得意时,帐外的喧闹声,将曹操从睡梦中吵醒。

“丞相已入睡,谁也不能惊扰。”帐外,许褚冰冷的拒绝着某人。

“我有十万火急之事,请仲康务必通传一下丞相。”听那声音,似是刘晔的声音。

“丞相难得睡个安稳觉,就是天榻下来,也不许有惊扰,刘大人还是先请回吧,待明早再来禀报不迟。”

“明早就晚了呀。”

刘晔那焦急的声音,将曹操梦中的畅快一扫而光,他的神经顿时紧张起来,忙道:“仲康,让子扬进来吧。”

帐外许褚听得此言,知道曹操已醒,这才铁青着脸,放刘晔入内。

刘晔匆匆步入,连礼都不及施,便拱手沉声道:“丞相,大事不好,颜贼部将黄忠率军偷越枯纵山,已于前日出其不意的袭取了弘农城了。”

晴天霹雳,五雷轰顶。

曹操只觉头晕目眩,双脚发软,刚刚从榻上站起来,一屁股又跌坐了下来。

“丞相——”刘晔惊叫一声,吓得赶紧扑了上去相扶。

曹操大口大口的连吸了几口气,好容易才缓过神来,强撑着一口气血没有喷将出来。

“你说颜贼,他是怎么袭取弘农城的?”脸色惨白的曹操,喘着气问道。

刘晔只得重复道:“颜贼乃是派了支轻军,由卢氏城翻越枯纵山小道,从西门攻入了弘农。乐文谦将军之子被杀了个出其不意,已为贼将黄忠所斩。”

此时此刻,曹操终于才明白过来。

先前的他,一度还嘲笑颜良打算从黄河攻击陕县的计划,此刻他才恍然明白,那只不过是颜良的疑兵之计而已。

人家颜良,竟然敢派的穿越茫茫枯纵山,以此不可思议的手段,再一次狠狠的羞辱了他。

“颜良,颜良,本相怎么又被他耍了,可恨啊——”

曹操是又惊又愤,脸色一会白来一会青,气得已是有些要发疯的迹象。

“丞相身体要紧,千万莫要气伤了身体啊。”刘晔焦虑的劝道。

曹操连吸了几口气,手抚着自己的胸口,极力的压制着汹涌的气血,终于是勉勉强强的平静了下来。

“真没想到,颜贼狡猾胆大到如此地步,这种险计也敢用。”曹操有些无奈的叹道。

刘晔跟着一叹:“颜贼连海上攻取辽东都敢,能使出这般险计,也怕是自然了,只是我等愚鲁,未能为丞相识破颜贼奸计。”

刘晔把责任,扛在了他们这些谋士身上。

“尔等也不必自责,弘农失陷,本相难辞其疚。”曹操摇头一叹,缓缓的站起身来,摆手叹道:“速速下令,全军即刻起程出关,前去夺还弘农吧。”

无奈的曹操,当天晚上便率领着三万的曹军,星夜兼程的东出潼关,杀奔至了弘农城下。

曹操所要做的,当然是重夺弘农城,打通与陕县的联系。

此时,距离黄忠偷袭弘农城得手,已经过去了有四天。

四天的时间里,足够黄忠完成固守的布署。

弘农城坚,黄忠以五千兵马,抵抗曹操三万大军的强攻,其实并不处劣势。

对于黄忠来说,他的最大软肋在于粮草。

弘农虽为郡治所在,但因陕县才战争的最前线,故是大批的粮草,早先全部都屯聚在了陕县,弘农郡的粮草,多还靠从关中的运输补给。

为了防止断粮的困境,黄忠入城后的第二天,便“洗劫”了郡城中的大户人家,将他们存粮征为军用。

与此同时,黄忠又将城中居民,统统都赶出了郡城,以免城池被围这后,这些缺粮的平民,反而会成为不安的隐患。

经过一番手段,黄忠好歹为他的五千兵马,征集到了近十天的粮草,只要稍微省点的话,至少也能撑十天。

黄忠相信,他的楚王必不会让他被围太久,坚守十天,足矣。

正如颜良事先所料,曹操的大军旋即杀至,将弘农城围了个水泄不通,三万大军不分昼夜的狂攻不止。

抱着一线希望,试图亡羊补牢的曹操,很快就痛苦的发现,黄忠这个老东西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狂攻五天,弘农城巍然不动,黄忠用事实证明,他不但善攻,而且善守。

弘农久攻不下,而陕县方面却传来消息,陕县中已是人心瓦解,士卒中竟开始出现越城逃亡的迹象。

照如此形势发展下去,只怕还不等颜良主动攻城,陕县就将不战自溃。

陕县的局势,弘农的久攻不下,曹操在这双重的折磨中,痛苦的忍受着。

日是黄昏,又是攻城失利,收兵回营的曹操,一屁股坐了下来,当年的自信已不再,满脸皆是灰心与沉重。

左右文武皆默不作声,到得这般地步,他们也不知该如何收拾这困局。

“奉孝,我该怎么办?”曹操望向着郭嘉,抱以求助的目光,此刻,他也只能指望郭嘉了。

郭嘉一直沉默着,眉头紧凝,苦苦的思索。

曹操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屏气凝神,满怀希冀的望着郭嘉,期望这位绝顶的谋士,能给自己带来一线希望。

陕县若失,三万大军损失怠尽,曹操本就处弱的实力,更将大损,到那个时候,他哪里还有自信挡得住颜良十余万大军的进攻。

半晌后,郭嘉终于抬起了头,叹息道:“事到如此,看来也只有一条路可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