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uu小说

“打算造几间?”张古诚又问。

张采萱想了想, “五间吧。”

其实她是想造得越多越好,但是也不想太张扬。要知道,张家那么多人才住六间正房。

张古诚沉吟, 半晌道:“有点大,用什么砖?还有院墙要不要,要多高?你都得想想。”

张采萱根本不知道这些,原主记忆里也是不知的, 于是老实询问,“五爷爷, 若是想要冬暖夏凉, 哪种砖最好?”

张古诚面色不由得带上了笑意, “现在许多人都用青砖, 其实不然, 真要冬暖夏凉,还是得我们村里用的土砖。只要舍得费心思和银子,房子比那青砖好, 随便用个几十年。”

张采萱皱眉, “但是我不会。”

她确实是想要冬暖夏凉的屋子,要说简单就买青砖, 花了银子很快就得,但是她不是只要有房子就行,最起码还得保暖。

村长一笑, “这有什么,你五爷爷会, 现在正是农闲,多找些人,天气又好,真要动手,很快的。”

确实是很快,张采萱买下两亩荒地,看起来一大片,但是短短四五日,就全部砍完了杂草,有的地方甚至连石头都收拾得差不多了。

张采萱也干脆,道:“麻烦五爷爷了。”

张古诚很高兴,他已经好久没有正经造过房子了,一般都是帮人随便造个一两间急用。

“只是……采萱丫头,你的银子够不够?”村长想起什么,肃然问道。

张古诚也接话, “若是用土砖,工钱是大头,五间造完,最少得好几两银。”

闻言,张采萱暗暗松口气,她的银子虽然不多,不过她也没乱花。廖氏给十两,秦舒弦给二十两,存下来的四两多。那日从周府出来花了一两多,然后就是给了点给村长,再有就是买地的银子,如今还有二十八两多。

付掉这些人几日的工钱之后,造个房子绰绰有余。

但是她也不是那么傻的,财不漏白,哪怕村长是个好人,她也不会坦然告知,于是,不确定道:“应该是够的吧?”

村长也松口气,“那就好,你若是真的想好了,还是趁着天气好赶紧动工,只是……”

他认真看着张采萱,“你到底是姑娘家,日后是要嫁人的,你造房子的事情,你有没有想好?”

“我想好了的。”张采萱认真道。

这边荒凉,以后张采萱的邻居可能就只有秦肃凛。但是就算是没有邻居,她也下定决心要住在这边的。以后,房子和地是不能隔得太远的。至于嫁人,那应该是好久以后的事情了。

张采萱随着村长一起去了他家,将这几日的工钱算清了,二十个人干了不到四日,认真算起来是七百文,她执意给了村长八百文,剩下的就是给他的工钱了。

村长想要拒绝,张采萱忙止住他推拒的动作,道:“大伯,我日后还要求您帮忙,您若是不收,我就不敢麻烦您了。”

村长到底收下了银子,对张采萱也越发满意,道:“那明日开始,就找人做砖。”

张采萱当然想要越快越好,道:“工钱还是十文一日,一样的不管饭,让大家担待一下,我确实是没办法。”

村长含笑点头,其实不管饭加工钱大家都很满意,多的是人愿意自己送饭。

当日果然在天黑时砍完了张采萱的荒地,村长利索的结了工钱,大家都很高兴。以前不是没有人请过村子里的人干活,但是工钱都没有这么快的,有的人甚至拖欠几年都有。

张采萱回家时,院子里众人都很兴奋,张家这一次去了六个人,四日下来就就是二百多,看得出来小李氏她们都很兴奋,不过看到她进门时,何氏笑了笑,道:“宝儿,你说你有那银子何必请外人,就我们自己家这么多人,不用多久就能帮你收拾出来了。”

这话一出,院子里的人都想到了这个,那可是好几百文呢。

张采萱听了,不以为然,反正都是付银子,何氏还说了一个“帮”字。她宁可算清楚些,也不想要不明不白的牵扯不清。真要占了便宜倒还行,但是明明白白付了银子还说帮忙,不知道还以为她得了张家多大的好处。

她浅笑,“若是真只让大伯和几个哥哥去收拾,我怕你们不好意思收银子。再说,我忙着收拾出来造房子呢。”

李氏听到这话,“宝儿,我们没有催你搬走,你又何必这么急?”

张采萱笑了笑,不接话。

张家这么多人,一天天的各种事情不少,表面上一团和气,暗地里互别苗头。

要张采萱说,成亲就分家最好,这么一家人住在一起,虽然存银子快,但是日子久了,兄弟情分都要没了。

昨夜不知他们怎么谈的,反正他们一家人待张采萱都和以前一样,就算是何氏,也当昨日的事情没发生那般说笑。张采萱当然希望她住在这里的时候他们一家和气些,真吵起来她也觉得住着不舒心。

一半人过去帮秦肃凛收拾荒地,剩下的都在张采萱这边开始做土砖,挖一个大坑,里面水和几种山上挖来的土还有青丝草揉杂在一起,不停揉踩至粘稠,最后装在一个木头模具里,不停用木头锤锤实,然后晾干。

张采萱没见过这个,不过村里人的房子大多数都是这样来的,随便住个几十年没问题。她研究了下,可能是那几种各色的土才能有那么大的粘性,那种青丝草也韧性很大。她也并不是非要用青砖,别人能住土砖,她也能住。

秦肃凛偶尔也会过来看看,还和张古诚询问了一番,似乎他也打算用土砖。

以前一片荒凉的地方如今成了青山村最热闹的地方,不只是干活的几十人,还有各家的孩子也会跑到这边来玩耍。'

她自从出了周府,就很少想起以前的日子,整日累得回去倒头就睡,根本没空想那么多。

直到看到有马车远远的径直往荒地这边来,看到那熟悉的青棚马车,张采萱心里顿时一紧,周府来人了。又想起如今周府跟她没什么关系了,才微微放松了些。

马车在张采萱的地边上停下,那些人一看就是来找秦肃凛的,得越过张采萱的地才能到那边去。

下来的人是个年纪不大的丫鬟,身着周府内院二等丫鬟的粉色衣衫,带着两个粗使婆子,路过张采萱的大坑时还皱皱眉,无视周围众人好奇的目光,直接去了秦肃凛那边。

张采萱只是过来看看大坑,研究原理来着。虎妞娘过来送饭,靠近她低声道:“采萱,当初你也是这样的,你又何必回来受这番罪?”

说完摇摇头。

张采萱默然,低下头扫视了自己身上一番,蓝色细布衣衫,头上一块布料包了头发,身上还有泥,真心是个村姑模样。更别说她以前只是薄茧的手如今伤痕累累,满是血泡,和那周府的丫鬟天上地下一般。

不过想到周府的人和事,她并不后悔。比起周府的衣食无忧,她更想要如今的自由。

那丫鬟带的婆子还端了两个托盘,上面盖了布料,看不出是什么东西,很快回来就上了马车走了。

马车离开了,众人才低声议论,“那是周府又来了?”

“虽然经常来,但是秦公子看起来不像是富裕的样子……”

“……怕是没送银子罢!”

“……可能是送的点心之类,中看不中用。”

众人猜测纷纷,张采萱随便听了两句就转身离开。本身她是个姑娘家,和这些人一起时间长了不合适,她本就打算过来研究下土砖之后,去那个冒水的地方挖个坑出来蓄上水。

那边是她打算造房子的,不过大坑这边离河水近些,离地基那边就有点远了,她拿着锄头挖坑,正挖的认真,面前投下一片阴影。抬眼一看,秦肃凛面色复杂的站在她面前。

张采萱直起身子,顺便歇口气,“秦公子,你离得这么近,不怕我挖到你么?”

© 2019 uu小说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