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uu小说

原来如此!

知道了真相的我反而心头凛然,只追求实际利益而不顾情感牵挂的女人,比不知廉耻的女人更加可怕,没有了情感的羁绊,谁都料不到这种女人什么时候会在你背后突然捅出致命的一刀。

很显然,身下xg感妩媚的女局长,就是这一类女人。

我突然有些后悔,一时冲动精虫上脑,因此得罪了刘莹,恐怕以后麻烦不小,唯一可以牵制住刘莹的证据,可千万不要落到她手里。

想到此,我自嘲的一笑,暗想自己还真是够种,什么后果都没想,就把纪委书记的老婆给睡了……

“刘姨,你那个秘密晴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我好像在哪里看到过他似的……”我试探着问道。

刘莹脸色一变,摇头道:“事情都已经告诉你了,他到底是什么身份,跟你没有半点关系,相信你也没有那个胆子敢去揭发破坏他的计划,知不知道他的身份,又有什么区别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我一想也是,也就不再坚持,只是这句“日后相见”,怎么听怎么觉得好笑,禁不住怪笑道:“刘姨,想不到你原来是个闷sāo的女人,平常在人前故意装出高傲的样子,到了床上,简直比技女还要浪dàng……”

刘莹知道自己在造爱极度kuài gǎn的刺激中会有什么表现,闻言脸上一片血红,狠狠的瞪着咬牙切齿:“姓马的,你不要把我惹毛了,到时候鱼死网破,谁都别想活了!”

我后背微微冒出冷汗,这个时刻,如果压制不住高傲的女局长,以后更加别想再压制她,至于再干她,估计也不用再想了。眼睛一眨不眨的大胆与女局长对视,冷冷的道:“你唬我吗鱼死网破,我不在乎,只要你敢!”

刘莹一愣,我冷冷的表情让她感到一阵惧意,如果我真把视频公布出去,就算是杀了恐怕也于事无补。

终于,刘莹服软了,咬牙切齿道:“你说得没错,我是不敢。不过,你以为抓住我的把柄,你就可以得意了总有一天,当你知道你和你的家人某个秘密的时候,你也会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哈哈……

……“

听到刘莹放肆的大笑,我也跟着一愣,刘莹的眸子里,充斥着浓烈的讽刺,似乎她刚才说的话,隐藏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心头不舒服,赶紧喝问道:“我和我们家有什么秘密刘姨,把话说清楚!”

刘莹冷笑道:“我刚才有说话吗咯咯,我只是像低贱的技女一样娇吟了几下而已,你肯定是听错了!王八蛋,放我起来,我再不回家,你黄叔会打电话来的。”

我心头苦笑,看来刘姨是不会把刚才的话说完的,只得不情愿的从成熟xg感女人娇媚的rou体上爬起来,眼睁睁看着她把衣服穿好,毫不留恋的瞪了我一眼,开门扬长而去。

不知为何,我突然感觉到,跟女局长这次jiāo锋,赢家也不一定就是自己。

自己和家人,到底有什么样的秘密为什么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一时间,我陷入了沉思,暗暗决定,有机会回汕海家里的话,一定要问问我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我整理一下情绪,脑海里依然回味着闷sāo的女局长床上的浪浪滋味,居然睡了纪委书记的老婆,我做梦也没有想到。离开这个不起眼的私家旅馆时,我忍不住又回头看了几眼,思绪纷杂,终于打了一辆出租车离去。

刚刚上车,死胖子罗军的电话就来了,我赶紧思索着借口,接通了电话。

“你干什么去了,找你人找不到,你出去了好几个小时,都快要下班了。”罗军的语气带着浓浓的不满和质问。

我暗暗叫苦,平常自己偷偷溜出去,罗军一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基本上没有过问我的私事。今天死胖子才干了别人的老婆,按理说心情应该很不错才对,怎么他的语气好像充满了怨愤

“罗局,我出来办了点私事……”我立即抛弃准备好的借口,直接告诉罗军自己是办私事来了,罗军的事情我都清楚,而且死胖子还不得不借用因为不至于因此而翻脸。

果然,罗军愣了良久,才冷冷的道:“到我办公室来,有事情跟你说。”我回到警局,站在罗军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心情还有一些忐忑,不会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自己跟踪威胁刘莹的事情,都被罗军知道了

脑海里禁不住幻想罗军以此为要挟,肥大丑陋的身体压在xg感曼妙的刘莹身体上大肆蹂。躏,自己只能在一旁观摩的情形,我禁不住狠狠打了个冷颤……

“罗局,你……找我有事”我推开罗军办公室的大门,进去之后,看到罗军形态严肃的坐在办公桌前盯着自己,心下不由有些发毛。

死胖子的表情,更平常与自己说话时完全不一样,难道是真的发现什么了

虽然因为某些丑事,罗军不得不关照可是他毕竟跟我不是一伙的,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我的小姑姑平安县局子局长马文燕,跟他不是一个派别的。

如果某一天,罗军真的跟小姑姑闹翻的话,第一个倒霉的人,自然是我!

罗军虽然级别和职位比马文燕要低了一两级,可是在汕海里的关系,却比马文燕还要强硬许多……

罗军的眼神很复杂,让我浑浑身不自在,盯了我良久,才皮笑rou不笑的道:“实在是该恭喜你了!”

我听的一愣,一时摸不着头脑,愣愣的看着死胖子,下意识道:“恭喜我

罗局,恭喜我干什么“

罗军肥胖脸上的表情跟恭喜两字搭不上半点关系,似笑非笑道:“你还不知道吧鉴于你进入平安县局子这半年来的优秀表现,工作上认真负责,兢兢业业,以人为本,我们都看在眼里。所以,经过组织部会议商讨决定,下月一号后,升调你去双庆派出所做所长,正好那边老所长退休,管理双庆派出所的任务就jiāo给你了。你说,这是不是值得恭喜”

我脑子轰然一震,接着无法抑制的露出狂喜的神色,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进入县局子做小干警才不到半年,居然有会有如此的好事落在头上。相比在局子干了好些年头的那些“优秀”老干警,自己年纪轻轻,屁都不是一个,怎么都轮不到自己。可是,罗军讽刺的表情,反而在告诉我这是真的!

虽然乡镇派出所所长只不过是副科级的小级别,可是有句话说得好,天高皇帝远,县官不如现管,如果真的调到双庆做所长,至少在那一方水土上,我是自由自在的。

某种程度上来说,小小的所长,比政府部门的其他副科级公务员要吃香百倍。

我无法压抑xgfèn的神色,愣愣的看着罗军,等着他后面的话。

心里很清楚,上头绝不会无缘无故就会给我这样的机会,一定是有原因的。只是不知,这事是罗军在暗中cāo作的,还是身为局长的小姑姑帮忙的……

“高兴坏了吧”罗军皮笑rou不笑的道:“老实说,讨论你升调问题的时候,老子很是不爽!不过嘛,你也别太高兴,把你调到双庆,离得我远远的,我也高兴!哈哈,至少没有我的帮忙,就算你小姑姑还有你我哥说话,你也很难想再调回来,老子乐得清静,少了一个威胁在身边,我也该庆祝庆祝!”

原来如此!我终于了解到罗军的想法,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看来,这几个月来,死胖子虽然倚重我,关照我,可是始终还是把我看成潜在的威胁,如果调走我去他乡,眼不见为净,行事就不需要再像以前那样谨慎了。

或许,这才是罗军知道我要升调却没有从中捣乱的理由吧

我心头怦怦直跳,干笑道:“罗局,你说笑了,我哪里是那么不识时务的人放心吧,罗局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不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说半句不该说的话……”

罗军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淡淡道:“你知道就好,话不多说,你出去吧,自己准备一下,有时间就弄份想样子一点的材料上来,调你去双庆,一定有很多老干警不服,堵众人之口的工作,还是要做得漂亮一些!”

我无法压抑xgfèn的点点头,衷心的说了声谢谢,这才走出了罗军的办公室。

尽管死胖子好。色又自私又y狠,好歹在这件事情上,他还算是帮了我的忙,说声谢谢也不为过。

我实在没料到,这段时间,自己日夜笙歌,阳奉y违,大部分时间都在喝酒找乐玩一夜。情,从来就没有关心过工作上的事情,居然就这么升职了

看来,生在一个好的家庭,的确是可以让人少奋斗二十年啊!

虽然很是xgfèn,我心头还有些顾虑,特别是临走的时候,死胖子看自己一眼时的表情,止不住的让我发毛。

这死胖子,不会是想借这个机会,让自己在双庆那小地方一去不回吧

我刚刚离开罗军的办公室,罗军脸上的神色瞬间变得暴怒,怔怔看着空dàngdàng的办公室良久,突然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老罗,都跟小马说了”

一个略带威严又清脆明亮的女声从另一头传过来。那头的女人,正是局子局长,罗军的顶头上司马文燕。对罗军来说,马文燕的存在,简直就是一个噩梦!

罗军原本以为,马氏一系,在汕海的影响力,与他身后代表的势力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可是,很多情况下,事实并非如此。

尽管马氏的几个主事者,表面上没有太多的政治影响力,可是偏偏上面的人,就是不愿意动他们。

乃至于马文燕一直稳坐着局子局长一职,这次换届,又是与他罗军竞争纪委书记一职的最大对手。

© 2019 uu小说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