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易读小说

“二少回来了。”

一个五十多岁,穿着老帝都风格汗衫的男人迎了上来。

“这是秦叔。”薄司擎介绍道,又跟秦叔说,“秦叔,这是云画。”

“您早就说过的啦。”秦叔笑了起来,“都已经打扫好了,就盼着有人来住。这地方太大了,人多热闹。平时给我们住,都糟蹋了。”

“别这么说。”薄司擎笑了一下。

“二少您去见过老爷子了吗?”秦叔问。

薄司擎摇摇头:“老爷子这会儿大概没时间,稍晚一点我去见他。”

“嗯嗯。”秦叔连连点头,“您和小姐累了吧,先进屋休息一会儿,我去给你们泡茶。云小姐喝龙井吗?”

“都可以,谢谢秦叔。”

“太客气了。”

薄司擎带云画进了正房。

从外面看,就是很古典的房子,进来之后,乍一眼看上去似乎也没怎么看出来现代化的痕迹。

薄司擎说:“这地下铺的地暖,制冷的空调和地暖走的一样的管道,空调外籍隐藏起来了。别的其实没有太大的变化,最大的就是在卫生间了,完全现代化的卫生间。”

云画连连点头。

如果卫生间不现代化的话,也真是……太囧了!

“这桌椅都是黄花梨的?”云画坐下问。

她其实不太明白这种清代家具的具体称呼,但完全不需要名字,云画就已经领略到了这些家具雕工的精美程度,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用料、做工、雕工,都是极致。

不愧是古代皇家的家具,寻常人家根本看不到。

秦叔送上了茶之后和点心之后,就离开了。

屋子里只剩下了薄司擎和云画二人。

云画捧着茶杯,用杯盖轻轻地撇去了茶上的浮沫,抿了一口。

极品的明前龙井,和平时喝到的的确不太一样。

云画不是茶痴,也同样能够喝出来那种不同。

她放下茶杯,看向了薄司擎。

薄司擎也在看她。

四目相对。

云画的心,漏跳了一拍。

她看着他,轻轻地眨了一下眼睛。

薄司擎依旧在看她,带着血丝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那目光堪称是贪婪。

他的目光太过灼热,云画被他看得心跳加速。

她咬着唇,迟疑了一下,忽然开口:“薄司擎,你对我是不是有很多疑惑,有很多猜测?”

是的,她要跟他说的事情,以及她坚持要让他在百忙之中回来一趟的原因,就是那些不可说的秘密。

这些秘密,她永远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时间去说,也永远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的时候。

所以还不如在冲动之下说出来,后续……该干嘛干嘛。

薄司擎看着她,点点头,“说没有猜测和疑惑,绝对是假话。”

“哦。”云画咬着唇,双手交握,手指绞在一起。

薄司擎忽然站起来,拉住她的手,“我们去院子里说,院子里有个凉亭,在湖上,这个时候空气应该很清爽。”

是的,她去慕尚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见到明辰和姚熙熙,又发生了劫持事件……

从警局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快十二点了。

又去了医院。

明辰的手术足足好几个小时,所以她跟薄司擎来到宸园这边时,已经是早上七点多钟。

© 2019 易读小说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