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5章 事件原因

<>

“夫人,不是我们不要大人,实在是大人根本救不活啊。”产婆说。

“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禹儿娘喃喃着,下一刻她跪在地上朝老天拜着大哭大喊:“老天啊,你一定要带走一个人就带走我吧,我儿媳妇她心地善良,又孝敬长辈,是个好人啊。”

“咦,快看,产妇的眼晴动了。”另一产婆突然喊起来。

望去,果然陆心悠的眼皮在动着,似乎要醒过来的样子。

此时,萧真额上渗出了些许的汗珠,她的内力一直在输送给女儿,看到女儿的命脉处已有了热度,心里松了口气。

陆心悠在此时痛苦呻吟出声,身体的本能让她开始用力生孩子。

“少夫人,用力啊,快用力啊。”稳婆大喊着。

陆心悠猛的睁开了眼晴,痛苦喊了出来。

“用点力,宫口已经大开了。”稳婆道。

陆心悠此时哪里还再有力气,她如今的体力睁着眼晴都有些难,她只想睡觉,蓦的,她望着一直握着自己手的母亲,母亲的另一只手放到了她的肚子上,她能感觉到母亲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一直在流入自己的肚子里。

“娘?”

“你要让孩子胎死腹中吗?用力。”萧真的声音低沉沙厚,听着有股子镇缓人心的作用。

借着母亲手中来的力气,陆心悠深吸口气,使力挤出孩子。

当韩子然和楼禹赶到时,陆心悠还没有生出孩子,喊声断断续续,每一次喊一声那力气就弱一分。

楼禹双手死死握紧,他不敢相信昨晚还好好的妻子,今个竟然会早产,还如此凶险。

“怎么一回事?”韩子然神情凝重的问一旁的婢女:“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早产了?”

“奴婢也不清楚,少夫人回来时身体就很不舒服,没过一会肚子就疼起来。”婢女说道。

“悠儿出去了?”

“是,少夫人今个说想吃米果,可出去还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就回来了。.org”

“把陪悠儿出去的丫头叫过来,我要问一下发生了什么事。”

婢女脸色有些不太好:“大人,萍儿不见了。”

“怎么会不见的?”楼禹原本紧张看着产房门的脸色突然阴沉了下来,萍儿是妻子的贴身丫头,妻子待她向来视妹妹一般。

“奴婢方才已经派人找过,可一直没有找到。”

“来人。”韩子然突然喊了一声,立时有一名影卫出现在他面前:“大人有何吩咐。”

“去把贴身服侍大小姐的丫头找到。”韩子然沉声道。

“是。”影卫消失不见。

此时,产房内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于此同时,门突然打开,一道身影迅速从屋内窜了出来朝门口跃去。

“阿真?”韩子然刚刚喊出口,眼前哪还有什么人影。

一名稳婆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她也没有道恭喜,只惶恐的道:“二位大人,少夫人大出血,恐怕……”

楼禹听完已经跑进了屋内。

韩子然深吸了口气,声音沙哑的开口:“继续守着,能拖多长时间就拖多长时间。”

“是。”稳婆又进了去。

韩子然闭了会眼晴,突然睁开:“来人。”

又一名影卫迅速出现在他面前。

“速速去皇宫,问皇后娘娘要二种药。”韩子然说着,将草药的名字报给了影卫。

这一刻,时间过得特别漫长,又似过得特别的快,在焦急与期待中,在期待与害怕之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苍老的声音在外响起:“就算你是丞相夫人,也不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绑人,我可是神医一族仅存的拥有高超医术的传人了。”

“别墨迹,我女儿要你救命,要不是老神医已逝,小神医又不在,我也不会去找你。”

“你,你……”

韩子然睁开眼,当看到萧真拽着一名白胡子老头进来时,怔了下,这情景有些熟悉啊。

“丞相大人?太好了,大人也在,你可知……”老头子话还没说完,就被萧真粗暴的拉到了产房里。

“哎呀,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老人?”

“赶紧的。”萧真吼道。

不一会,萧真又匆忙从屋里飞了出来,不过她还没飞出屋就被韩子然叫住:“药我已经拿来了。”说话间,一名影卫出现将二个锦盒送上。

萧真讶异的看着这二个锦盒,吃惊的望向韩子然:“你怎么?”

“术中,你就是这样救大嫂的,我只是有备无患。”

这一刻,萧真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术中大嫂生孩子难产,那是子然真正遇到过的,以祝由术的方式让她参与了,而现在,是他们的女儿遇到了危险,却同样需要这二种世上最为名贵珠药。

白胡子老头进去二个时辰之后才疲惫的出来,当看到朝他做揖的丞相大人时,立时横眉冷对:“你女儿没事了,但我要上折子向皇上参你一本,别以为做上了丞相大人……”白胡子的话嘎然而止,他眯起眼晴看着韩子然,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看了数遍。

“老前辈,怎么了?”韩子然奇道。

“我,先前没有见过你吧?”白胡子老头问。

韩子然点点头。

“可方才我一进来就叫了你丞相大人?”

韩子然想了想:“是。”

“为什么?”

“这晚辈如何知道?”

“因为你与当年一个名叫韩子然的丞相大人,长得一模一样。”白胡子老头又上上下下打量着韩子然:“可现在这丞相大人已经换了,不叫韩子然,叫陆时,是不是?”

“在下正是陆时。”韩子然笑笑:“也有很多人说,在下跟以前的韩大人长得像。”

“不,你就是韩子然,这世上怎么可能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又不是双生子。”

韩子然搜索了下记忆,他与这位神医一族的长老还真有过一面之缘,那时他的腿有疾,先帝就带着眼前这位老者前来医治过他,没想到事过这么多年,老人还记得。

“您说是那就是吧。”

老人一听不乐意了,正待说,萧真从屋内走了出来,满脸倦容,连走路都有些不稳。

韩子然见状赶紧去扶过她:“阿真,没事吧?”

“就是累了些,休息一下就好了。”萧真觉得自个年纪是真大了,这要换在十年前,就算全输光了内力,下盘也不至于这般轻飘的,余光见到那白胡子老头正狐疑的看着她,不笑了一笑,朝着老者施了个礼:“方才多有得罪了,还请老神医见谅。”

“你?”白胡子老头看了萧真的脸半响,像是想到了什么,竟然惊得跳了起来,转身跑了。

萧真:“……”抬头问韩子然:“我方才是不是吓坏他了?当时心里着急,也就没顾得上礼节。”

韩子然将方才老者认出他的事说了说:“或许,他也认得你。”

萧真想了想,她只要身体有些不舒服,都是望临的给诊的,这辈子除了望临,别的大人并没有医治过她:“先帝有时会让他们来给他看病,说不定是那时见过我。不会有什么隐患吧?”

“那倒不至于,蔡家家族的人性子向来淡泊,不至于生事。再者,你没看到蔡大夫方才害怕的模样吗?”

“他救了悠儿一命,今后咱们必然要上门好好感谢才好。”

韩子然点点头:“咱们确实该好好谢人家。”

此时,一名影卫从天而落,单膝跪地二人面前禀道:“大人,夫人,萍儿已经找到了,也已查出害大小姐早产的人是谁。”

“是谁?”楼禹扶着母亲从屋里走出来,一听到影卫的话,阴沉着声音问道。

“太慰府的嫡小姐。萍儿今早陪着大小姐去买米果,路上遇到了赵大人的千金,赵千金突然就推了大小姐一下。听萍儿说,那赵千金一直倾幕于楼大人,嫉妒大小姐能嫁给楼大人,这几年暗中给大小姐使了不少的绊子,但从没有像今天这般严重的,而萍儿害怕这事自己会受到惩罚,就跑了。”